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七章 下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长安城的动乱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距离书令史包庇自己儿子的事情被传出来才过去了一日,整个长安的百姓便已经开始聚众闹事了。

    他们大多集中起来,在书令史陈长思所居住的宅院旁游荡,但凡看到能让书令史心情郁闷三分的事情,他们都会去做,即便是门口的家丁也拿他们没办法。

    比如,这些人从家中去来粪便泼洒在宅院的门上,墙上;比如他们从宅院外招来一些石头瓦片,朝着宅院里扔,说不准就落到谁头上又或是砸破了窗门。

    这些做法如同刁民的行径,但是在宅院外看着的城卫们也不敢就这么贸然去管。

    且不说陈长思的宅院外聚集了多少人,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即便他们身怀武艺,可面对聚集了太多的百姓,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完全镇压的住。

    到时候真的起了大冲突,保不齐便是他们最后被乱拳打的鼻青脸肿。

    这一点他们自然清楚,况且上面并没有给他们什么命令,要他们如何处理,所以他们也只好默默的看着,出了一些实在他过分的要出手管一下,其他的也只能任由百姓们去做。

    这就是乱世,做什么都得处处小心,哪怕是你招惹了一个不起眼的百姓,或许他最后都能成为你一败涂地的引子。

    只是因为,在乱世里,没了礼法的束缚,一些僭越的事情便可以被做出来了。

    李潺鸢还呆在公主府里,现如今长安的动乱她没什么好的法子解决,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外力了。

    希望苏康将军能早些赶来吧,长安……真的要到了绝境了!

    李潺鸢心中如是想着,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连书令史陈长思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苏拂雪就从外面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公主……城南凤凰庙又出事了!”

    ……

    凤凰庙坐落于长安城的最南端,所处的地界虽然偏僻了些,可是往来这里的人流却一点儿也不少。

    这座凤凰庙庙里供着一位仙家的泥像,据说是掌管女子生育的神,所以每天都有许多已经成婚的女子在家人的陪伴下来这里祈愿。

    有的是来求子,也有的是来祈祷腹中胎儿平安降生,甚至还有一些人来这里祈愿,希求能够找到一段称心如意的姻缘。

    凤凰庙在长安城里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似乎久远到从长安城建立后不久,这座庙宇便出现了。

    这么久远的时光中,还从没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只是有些东西早晚都会发生,就譬如今日,尚书令张仲康大人的孙媳便在凤凰庙中被人故意冲撞了身子,腹中的胎儿流掉了。

    明眼人都知道,这女人在凤凰庙里流了产,自然不会是碰巧,那大抵也就是有心人故意为之了。

    李潺鸢得知此事之后,也有些发愣,她本以为这事儿的罪魁祸首会是城外三皇子的人,可是等她去了,让城卫私下调查了一番之后,这才知晓,原来冲撞了张仲康儿媳的还真是普通百姓。

    至于原因呢,便和前日书令史陈长思包庇自己儿子一事有关。

    这个故意冲撞张仲康孙媳的人,只是觉得所有当官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处于发泄的想法,这才将张仲康的孙媳给撞流产了。

    虽然那是一个未出世的娃,但怎么说也算是一条人命。

    对于这种人,李潺鸢当然是不会姑息的,尚书令张仲康半分过错没有,所以对于这个人的处罚上就没了考虑人情一说。

    只是就在李潺鸢吩咐人将这撞了人的百姓押解走时,凤凰庙里围观的百姓又一次不愿意了。

    他们高声喊着,莫要让城卫将人带走,嘴里说着李潺鸢做事不够公道。

    这样的情况在早些时候,也就是长安城尚未被燕翎军围困之前,是根本见不到的。

    这些普通的百姓若是在街上见到李潺鸢出行,大抵是要跪伏在地,不敢抬头,口中还要高呼着祝福的话语。

    而今呢,他们为了一个等同于杀人的人,却敢和长公主对峙了。

    李潺鸢眉头皱了皱,开口道:“你们让开吧,这人犯了错,必须要受罚,这件事与书令史那件事不一样的,你们这样做不是在帮他!”

    只是尽管她这样说,可围着的百姓还是不为所动,似乎根本没听进去李潺鸢的话。

    他们只是一个要求,便是要李潺鸢将人放掉,不能治那人的罪。

    “这个人不能放!”李潺鸢的话有些斩钉截铁。

    这件事的性质确实和书令史陈长思那件事不同。

    但是聚拢在凤凰庙的百姓并不这样认为,他们只想要李潺鸢把人放掉,他们觉得这人没什么错。

    听着周围围着自己与城卫的百姓们你一言我一句说着自己认为的大道理,李潺鸢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书令史陈长思是什么人她不清楚,但是尚书令张仲康是什么人她却清楚地很。

    这是一个好官,是一个清官。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现在百姓却要让自己将害死他那未出世的孙儿的凶手放掉。

    道理是什么?道理是给懂理的人讲的。

    她忽然觉得自己没办法同眼前这些人讲道理了。

    李潺鸢一直觉得,张仲康在百姓中的口碑是很不错的,可是如今来看,百姓并没有记住张仲康。

    她想到这儿,目光忽然凌厉起来,她扫视着围在周围,情绪激愤的百姓,忽然笑了。

    “你们当真要让我将这人放掉?”

    李潺鸢一边说着,一边从那一张张面庞上扫视过去。

    “必须要放,你们做官的如今在长安城里吃喝享乐,又怎么懂我们贫苦百姓吃着什么苦?”

    “就是,你看着女人,细皮嫩肉,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怕是平日里连家里的活儿都是交给下人去做的。”

    “说的也是,这女人能养成这个样,想来她家里也不缺银子,生活比我们好得多!”

    “……”

    如此的话一句又一句的朝着李潺鸢的耳中飘来,李潺鸢的心也越来越冷。

    “一定要放?”她又询问了一遍。

    “要放!”这一次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更多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