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惨剧,五马分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眉眼带笑,烛光下凤眸熠熠,丝毫不像是方才刚将人手指斩断的人。

    即便是明珠,在看到他这副模样时都忍不住心颤了颤。

    孙氏却是没有去在意,她看着因突然断指而在地上疼得打滚的人,怒目道:“好一个心肠歹毒的毒妇,我竟是不知你原来存了这等恶毒的心思,竟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你……你真是该死!”

    因为太过生气,孙氏的身子也跟着颤抖,若不是赵嬷嬷扶着,怕是已经倒地上去了。

    郝正纲向来孝顺,虽说母子俩前些天因为一些事情的确闹得不愉快,但他终究是向着孙氏的,尽管自己对这件事无动于衷,但见孙氏这般恼,他也不得不站出来说话。

    “秦菁,方才你说的话可都是真的?”当着太子的面,他象征性地问一句。

    其实今日上午时候他便对这件事产生怀疑了,茶叶不是刚进府一天两天的丫鬟,秦菁平时用得顺手的也就她跟另外一个。

    毕竟是从丞相府带过来的,怎么会轻易做出背主这样的事来,何况茶叶本人可是没有任何理由去掳走那小家伙的。

    以此可见,也只有秦菁的授意才会让她敢那么做,正是因为如此,上午在说这件事的时候他才没有说过多的话,因为于他来说,保住秦菁还是有必要的。

    谁叫她本人虽无用,但至少有一个做丞相的兄长,可惜的是,他在得知母亲要他晚上跟着一道来的时候便知道了,秦菁这蠢货怕是保不住了。

    所以此时,也就只有顺着这件事说了。

    秦菁疼得冷汗涔涔,双眼发黑,哪里还说得出什么多余的话来,只听他这么问,忙忍痛说道:“不是我……我没有,我是被陷害的……”

    话没说几句,但已经费尽了她的力气,豆大的汗珠更是已经从她的额头上掉了下来。

    明珠心中冷笑,当着孙氏的面却是不好发作的,只红了双眼看着秦菁,道:“母亲,到这个时候了你难道还要狡辩吗?茶香都已经说了,她说凛儿的事就是母亲您授意的,她也参与了这件事,她们是您的贴身丫鬟,难道还会故意陷害您么?”

    说着说着,明珠的声音中便带了哭腔,郎弘璃虽知她这是演戏的必要,但瞧着那眼眶红红,终究还是不忍心,伸手揽住了人的腰肢便带到自己身旁。

    秦菁正是疼痛得厉害,不想却是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一惊,自己还未反应过来便脱口而出:“什么?!她都说了?!”

    说完后秦菁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忙想圆回来,只她还没有想到怎么说,孙氏便在那边怒不可遏地开口了:“来人!把她给我带到前厅去!”

    她的话自是没人不敢听,何况为了今晚的计划外面实则早就有人候着了,于是孙氏的话刚落,门就从外面被打开,秦菁在疼痛中看了过去,还未看清便被人直接从地上拎了起来。

    “不!”秦菁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了疼痛,卯足了劲儿挣扎,“母亲!我没有!我是被冤枉的,我真的没有!你不要相信她的话,我是被冤枉的!”

    因为方才的惊吓,秦菁现在已经是眼睛红肿,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哪里还有平日里当家主母的样,郝正纲只瞧了一眼,眼中便闪过一丝厌恶。

    孙氏冷笑一声,道:“冤枉的?亏得你将这话说的出口,带走!”

    她倒是要看看她能嘴硬到什么程度,如此毒妇,她将军府是如何都容不下的!

    “不!”秦菁自是不肯,见说不通孙氏,便将火发泄到这抓她的两人身上,“我是主母!你们竟敢这样对我!放开!”

    秦菁尖叫,身上的里衣已经沾上了她手上的血,而那头发更是随着她的动作更加凌乱。

    郎弘璃轻笑,看着郝正纲说:“将军,原来将军夫人如此有活力,当真是让本殿开了眼。”

    这明显的嘲讽是个傻子都听得出来,更别说郝正纲这个原本就心思多的人,郎弘璃这话让他面子挂不住,难堪地说了一句“让殿下见笑了”便冷眼看着秦菁,“还不带走!”

    真是丢死人了。

    他都说话了,那府中的人更是不敢怠慢,那两人更是死死地押着秦菁不松手,直接将人给拖出了屋子。

    明珠假意抬手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跟郎弘璃一起走出屋。

    到了正厅,烛火通明,秦菁衣衫凌乱地被扔到了地上,因碍于这件事和皇家有关,所以太子便与孙氏坐于上位,明珠则坐在太子身旁,郝正纲则位于孙氏边上。

    如今上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