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整座山十分高大,在平坦的地面上拔地而起。山上的岩石已经布满了岁月雕刻下的痕迹,山脚下长着几种叫不出名字的灵草,风一吹就斜斜的靠在山体上,十分惬意懒散。

    山的周围是一片辽阔的空地,站在这里只能远远的看见森林的一个角。

    一条长长的十字路从很远的地方扑过来,向着山上蜿蜒的消失了。

    南霓走到山前,一丛灌木挡住了去路。她伸出手将灌木拨开,露出了其后面的一个小小的洞窟。

    石子路正是在这里消失的,她无法看清楚洞里面的样子,但是那一片浓浓的黑暗中,隐隐散发着一种让她心悸的威压。就好像是在她的面前沉睡着一只巨大的充满磅礴灵力的怪兽,而自己在它的面前简直是一粒小小的尘埃罢了。

    洞内的空间十分窄小,尖锐不规则的突起石笋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岁月的纹路。两边粗糙的墙面将南霓山上的衣服磨出了一点点破损。此刻在她的掌心里正散发着一阵淡淡的光,照亮前进的路。

    南霓越发觉得空气湿润起来,洞内弥漫着的不像是普通的水汽,这种感觉反而让她觉得十分舒服。

    走了大概有一二十分钟,洞内的空间变得宽敞了起来,她依稀可以听见有流水的声音。又走了一阵,南霓转过一个弯道,入眼的是一个个拄着木棍的巨大的人形石像。石像的表面十分光滑,浑然天成的手法无不散发着一股尊贵的韵味。它们闭着眼睛,满脸沉淀着严肃而沧桑的情绪,静静地矗立在这里,又显得十分逼真。在石像的中间则是一条不知去向的石板路,那是由一个个晶莹的蓝色石子铺成的路,南霓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石板上不停泛起的灵力波动,宛如在雪山中的温泉一样。

    脚刚刚踩在石板上,石像手中的木棍顶端“嗤”的一声燃起了白色火苗,然后石板路上的火把依次亮了起来,整个宽敞的洞穴被白色火光照的十分明亮,将洞穴衬得有些雾蒙蒙的样子。

    南霓这才仔细的看到周围的一切,墙面早已不再粗糙,反而变得十分光滑,上面刻画着一些古老的壁画和繁杂的交织在一起的花纹,烫金的花纹舒展蜷缩,以一种十分舒服自然的样子存在于石壁之上。

    她顺着石板路走下去,墙上的壁画越向里面越模糊,缺失的就越厉害。平坦的地面慢慢变得向下倾斜,最后竟是变成了台阶。南霓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廊道里,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廊道要比想象中短很多,尽头是空旷宽敞的地面,而地面的另一端是一尊巨大的石门,沉重庄严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是没有触感直接面对灵魂的风飞快地掠过,仅仅是第一眼就让她的双腿有些颤抖,险些栽倒在地。南霓有些惊恐,那些封存在九尾狐记忆深处的血腥残暴都不曾让她如此不适,可是这仅仅是一面看上去普通至极的石门就发出这种等级的威压,她到底是来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方。

    南霓走上前细细打量着石门,这座石门的高度足足有二十米,两边的门框上刻着华丽的花纹。门上的壁画已经很难看的清除内容,像是经历了数万年的岁月一样,如今只能依稀分辨出人的形状,好多地方甚至已经全然不见。但她可以肯定,那深入灵魂的威压正是来自这里,就在门的后面。

    门口左右两边是两根粗壮的水晶柱子,被火把的光照耀着蒙上一层淡淡的光雾。水晶柱子的顶端连接着山洞的顶端,柱面上是一些根本没见过的奇珍异兽,和一朵朵祥云反复缠绕着。

    南霓走上前,面前的水晶柱在黑暗中越发的透亮,通体散发着迷人的微光。她忍不住将手轻轻靠在柱子上,而在一瞬间,南霓感觉到意识里的白色光团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