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黑色石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见两人走了,南霓和温浅溧才从一旁出来。两人都默契的从头到尾都没有现身,这并不关她们的事,况且这涉及到覆蛰洞天和魔族的事情,无论是怎样的牵扯,她俩都不想过多涉及。

    南霓走到安河的尸身旁边,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而温浅溧则是有些不大适应的白了脸。南霓虽说也是第一次看见杀人,但是她并没有过多的感觉,是非在强者眼里不过就是生死这么简单。

    安河脖子里流出来的血隐隐泛着黑色的魔气,这和南霓身上的诅咒之气不同,一个是纯粹阴冷的至邪至恶,另一个则是并不纯粹的煞气,孰高孰低还是一眼可辨。

    “这…我们怎么办?”温浅溧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南霓没说话,起身先看了看四周,继而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法子,他身上的魔气正在快速消散,倘若真有人来询,只怕会觉得是南泥宫所为。”

    温浅溧转了转转了转眼睛,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好办,我这倒是有一剂化骨散,只是咱们这么做会不会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说完,右手伸出,掌心处放了一个乳白色的玉瓶。

    南霓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留着尸身在这对半是对南泥宫不利。

    两人正不知道怎么办呢,却忽然听到“叮”的一声,转过头望去,从安河头上的发髻里掉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一枚纯银色金属质地的融戒,撞击在冰原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温浅溧率先走过去,刚想弯腰捡起来,却被南霓喝住。

    “别动”

    这一声不大不小,但十分突兀,温浅溧好像是已经怕了她的样子,弯着腰愣在那里。

    南霓走过去,用脚轻轻踢了踢那枚融戒。

    果不其然,那融戒向一旁弹了两下,在最后落地的时候突然发出一声轻响,紧接着,戒身上下飞出一道道细密的影子。南霓一把拉过温浅溧。

    “叮叮叮——”又是几声轻响

    那细密的光影在温浅溧原先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拍十分纤细的针,那些针不及指甲的二分之一,但是穿透力极强。

    温浅溧吓了一跳,仍然心有余悸地吸了一口气,倘若刚才她冒然捡起,虽说未必能伤了她,但也绝对不会好受,毕竟那么近的距离,要躲闪是根本来不及的。但是她又一想,刚才掉在地上都没事,为何南霓踢了一脚就会引发机关?

    “想来这是安河留在融戒上的最后一道防御了,也是够狡猾的,这机关必须以灵力才能引发,如果你刚才拿起来直接用灵力查看融戒里面,定会受重伤。”南霓一边说着,将融戒捡了起来,轻轻吹了吹,然后发动灵力查看融戒里面的东西。

    安河的融戒里东西杂乱无章,但是有用的还不少,除了一些金银以外,还有一些少见的丹药草药,这些草药并不属于南泥洲,应该是安河从西斥洲就带着的东西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物件,但是南霓的注意力被一个黑色的石盒吸引了过去。

    那黑色的石盒自带着一股古朴自然的气息,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上面什么也没有雕刻,但就是让人感觉大气浑厚。可以看得出,这就是陌离橖他们要找的东西,这是那两人太过大一,怎么都没想到安河会把最重要的融戒藏在头发里。

    盒子上没有锁,但碍于温浅溧在旁边,南霓颇有戒心的不好探查。

    温浅溧看她半晌终于忍不住问道“里面都有些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