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三章 殇 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为,何。”

    极尽人间豪华的皇宫,在雨水的洗刷下,显现出少有的寂凉感,平时无时无刻不穿行宫中的太监都不知了去向,只余下之前短暂混乱产生的鲜血尸体。

    朱允炆脸色木然,这一天他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大到褪去了他一身九五至尊的龙气,仿佛又变回了当初那个怯弱迷茫的少年。

    他看着没入徐如意背部的君子剑,有些惊讶,又有些释然和仇恨,最沉重的是眼底那一抹痛苦。

    马三宝三人先是一愣,然后尽露出喜色。

    “哈...哈哈!”马三宝捂住脸,仿佛怕自己的大笑撕裂了嘴角的角质层。化鹏飞抚摸着产生了裂纹的指虎,脸色有些复杂,想笑,又不知为何感觉心里头空虚得紧。只有鹰眼老者冷喝道:“别掉以轻心!他可是徐如意,不摘下来他的脑袋,我都不放心!”

    说罢其余两人顿时醒悟,再度摆开了架势。

    至于徐如意,他觉得很冷,不只是因为带着温度的血液离他而去,那来自心头的凉意在热血流出之前早已传遍全身。瞬息间,眼前景物如走马灯般变换,人、雨、皇宫都消散了。

    徐如意看见了一个人,他自己,徐如意看见了自己,盘腿而坐,双目闭瞌,宝相庄严。心头那一抹凉意化作蚀身之毒,消解了眼前“徐如意”一身血肉,变作了一具温润玉色的白骨。

    徐如意冷冷道:“是你!”眼前白骨随着徐如意意动做出“皱眉”的动作,颌骨开合,契合着徐如意的话语,白骨无皮无肉却能让人清晰的感觉到“他”在皱眉,诡异非常。

    随即白骨又变作一副诡异笑相:“痴儿,累了吧?放下吧,歇一歇......让我来帮你。”

    “何须你帮?”

    “那你如何不躲?如何不闭脉锁血?你要寻死?”

    “死又何妨?”

    “痴儿!人之七情,汝犯哀寂,所以败之,无情无欲便无败。你不是不舍主仆之情吗?让我来,我能帮你。毕竟,你这身子,可是八百年来我最满意的了。”

    指虎碎心脉,角刺裂丹田,铁臂断颈椎。

    朱允炆毫无反应,静静地看着徐如意被虐杀,剑还握在手中,就那么看着。

    这一瞬,朱允炆只是一具空壳了,他已经不在乎自己有什么下场,反正他的世界已经塌陷,他不在乎被掩埋其中。

    “终于......终于!王爷的伟业完成了!不对!以后该叫陛下了。”马宝三狰狞地看着朱允炆,却不急着动手,反正朱允炆在他眼中已是待宰羔羊,他要好好享受一下胜利者的快感。

    化鹏飞随手丢掉指虎,就在这时他还觉得有些不真实,杀了徐如意,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呢?啊,既然舅爷大仇已报,自己就回去给他守孝三年吧。

    鹰眼老者双臂暗淡下去,看着徐如意尸体,感慨良多,徐如意在天门历史上所有门主中也算第一的奇人,可惜胳膊肘往外伸,自己留他不得。接下来还有一步谋划,自己得先把这化鹏飞送上天门门主的位置,给接下来北平的那个皇帝来个交代,然后......天门就得交给自己这乖徒弟手上了,鹰眼老者略带慈祥的看向兴奋的马三宝。

    马三宝深呼一口气,对着朱允炆说道:“看在您是王爷侄子的份上,给您一个痛快。”

    朱允炆不理睬他,马三宝也不以为意,乐呵呵的将手掐向了朱允炆的脖子。

    一朵洁白的花朵闪过,马三宝的手臂掉在了地上,马三宝愣了一下,痛苦才传来。

    徐如意的尸体挂在剑上,垂着头,圣洁的火焰熊熊燃起,舞动间仿佛一朵盛世白莲,恍惚间,马三宝几人看见一具白骨在对他们拈花而笑。

    “这。。。这是什么!”

    泥土和砂石在莫名的颤动,一股浓稠的杀意降临,威压这整个皇宫紫禁。轻轻的一声叹息过后,九天雷霆狂然而落。

    整个南京城被这恐怖的杀机震慑,人人闭目,小儿止啼。

    千万个声音有老又少,有男有女,出自一口,齐声喝问:“此片天地,何者可信?何者不可杀?纵情为我,放浪形骸,方为世尊我佛。你自千般阻我,终为天地所弃,今当如何?”

    “当。。。。杀!”

    鹰眼的老者、马三宝、华鹏飞眼见得徐如意一番诡异的自问自答后,火焰不见,转而蒙蒙的黑烟自其三百六十窍弥散而出,黑烟中隐隐有万千张怨毒的面孔溢散,尺长的豪光柔和而温暖,透漏着无限的慈悲,而慈悲的极至便是冷漠与无情。

    马三宝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浑身战栗不已,必死的觉悟让他与徐如意一战,可那是面对着一个人,而现在,眼前的存在,是佛,也是魔。

    余光偷看,老者和化鹏飞与自己也是一般的模样,如砧板鱼肉,战战而不能自已。

    “逃!!!”老者一声爆喝,三人不管不顾的转身,再无一丝对抗的念头,纵起全身功力,足下连点,恨不得肋生双翅。

    两只素白的手臂从黑雾中探出,成爪,轻轻一摄。马三宝三人只觉得身后一阵强大的吸力袭来,百川归海,无可抗拒。华鹏飞轻功最高,身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