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六章 问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暖和的阳光徐徐轻抚,夹着泥土芬芳的微风缓缓袭来。

    白色的窗帘布随风飘扬,仿佛在跳舞一样。

    床头柜上摆放的花瓶鲜花盛开,生机溢然。

    沈芷萱睁开眼睛便看到一束鲜活灿烂的鲜花,紧接着,是一把夹带着惊喜的声音:“姐,你醒了?”

    “我去找老大回来。”门开门关的声音。

    “小师妹?”

    沈芷萱迷糊地眨了眨眼睛,似乎因为许久没有说话,她的声音像沙子磨过地面般干燥:“柏羽师兄?”

    “嗯。”

    “你……怎么在这里了?”

    沈芷萱想坐起身,袁冰连忙上前扶她,而柏羽则拿着枕头垫在她身后,让她可以背靠得舒服一点,然后温润一笑道:“听说你病了,所以过来看你了。”

    “谢谢,”沈芷萱虚弱的笑了笑,她四处看了看,问道,“阿竹呢?”

    “刚离开一会儿,马上回来。”

    袁冰回道。

    她觉得她姐夫真的蛮倒霉的,守了她姐那么多天都守不到她姐醒来的时候,唯一今天被崔医生叫走了去说一些事情她姐就醒来了。

    “感觉怎么样?”柏羽柔声问道,“有没有头晕不舒服的?”

    “没有,”沈芷萱摇头,她不想多聊自己的病情,这让她觉得压抑,所以她转移话题道,“柏羽师兄你来了多久了?”

    柏羽待在医院两个月了,只是他都没有机会见上清醒的小师妹一面,但他不会把这个事实说出来,以免小师妹对自己的病情更加担心,毕竟……

    小师妹完全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长到开始一周以上了。

    “我这几天才来,”柏羽笑着道,他摸摸她的发顶,目光柔和温暖,“要快点好起来。”

    沈芷萱点头:“嗯。”

    “如果你好了,”柏羽俊秀的五官在阳光下更加的耀眼,他嗓音清甜如发酵的红酒,“我应承你,不再动他。”

    沈芷萱顿时怔住了,干燥的唇畔动了动,“柏羽师兄……”

    “所以好起来,好吗?失去了阿栋,我不希望也失去了你。”柏羽弯腰低着头,近到彼此的距离似乎都能看清对方的倒影,“这世上已经没有多少我在意的人存在了,所以小师妹,好好活着,让我可以对这个世界怀着好意。”

    ******

    内诊科室,气氛是一片寒严。

    靳竹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清晰的冒出来,阴沉沉的黑暗在眼眸深处翻滚涌动,仿佛里面的恶兽准备要脱笼而出,“你是说……”

    他咬牙带着无穷的恶意,“那些食物的确有问题?”

    “是的,之前查不出来,是因为这个药剂是瑞国那间研究室最新出品的产品,而我一直没往那些没上市的药剂上面想,当时我也是无意中听过一同行提过,可以致人昏迷查不出任何原因,只能通过食物的维生素组合比例和人体的维生素组合比例相结合才能查出,只要用过这种药剂,两者的比例一定会是一样的,”崔浩摊开报告,“而老板娘的健康报告和食品检测报告上,这个比例一模一样。”

    沈母他一定不会放过,但是现在最重要是——“查出来是否能治好?”这是靳竹最关心的问题。

    “我不知道……”崔浩苦恼,“这滴剂少量服用会让人昏迷,大量服用会使身体衰败直至死亡,这也是为什么这药剂一直不能上市的原因,直到目前,研究室的重心都在研究消除致使身体衰败的副作用,而不是人万一患上了,要如何医治的问题上……”

    “所以虽然找出了原因,可是依然找不到诊治的方法?”

    虽然知道老大的冷气不是向他发射,但崔浩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是……”

    有什么比怀着希望又被打进绝望还来得痛苦了,靳竹只觉五腹六脏像被点了一把烈火,灼得他全身生疼,令他感受到难言的悲伤,他哑着声问,“那么……能知道还有多长时间吗?”

    “抱歉……也不能。”

    所以即使知道了原因,可是其实也是什么都不知道,靳竹握紧拳头,“我知道了。”

    门攸地被推开了,方涛冲进来急声道:“老大,老板娘醒了!”

    靳竹眸光一亮,快速交代道:“把芷萱的母亲控制住,不论何种手段都要挖出她与什么人联系过,具体原因你向崔浩了解情况。”

    然后他就匆匆离开。

    沈芷萱清醒了一个小时就又陷入了昏迷。

    在她清醒的时候,谁也没有表现出异常,让她以为自己如同以往那样,只是昏迷几小时再次醒来而已,沈芷萱虽然能感受到自己身体越来越虚弱,可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

    “阿竹……我似乎又准备要睡觉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