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七章 假父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六十七章

    在这样温暖的天气,沈涛整个人却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中,一股寒气在心底蔓延。

    黑衣人闯进来这么久,别墅里的警报系统却没有任何反应,说明闯入者的手段骇人高深。

    闯入者敢在大白天闯入并不怕被人知道,也不怕他事后追究,说明他们背后的势力庞大,是他不能动弹到的。

    “你要问她什么?我是她的父亲,可以代为作答,你们先放开她。”

    “沈先生,不好意思,”那名五官俊美到宛若被上帝亲吻过的青年轻笑,“你作答不了。”

    见沈涛还想说什么,他打断道,“请安静一下好吗?再吵下去我可不保证自己还会对你们那么温柔。”

    他是认真的。

    沈涛心一沉,示意思菲不要闹腾。

    沈思菲见父亲这样的反应也害怕了,她停止了挣扎和闹腾,彻底温顺下来。

    “这才乖,”青年笑眯眯地说道。

    他走到他们身前的沙发上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翘起腿慢悠悠地说,“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柏羽。”

    没人回应,皆以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柏羽并不在意,歪着头绽放出一抹温暖如春的笑容,“也许这个身份你们会熟悉一点,我是沈芷萱的师兄。”

    沈思菲瞳孔下意识一缩。

    沈涛不解:“所以呢?”

    柏羽只看着沈思菲笑道:“看来沈小姐知道这一次我为什么上门……对吧?”

    沈思菲一惊,垂下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本人是不崇尚暴力行为,但如果暴力可以更快知道真相,我也不排斥的,”柏羽语气轻柔至极,仿佛在与情人调戏,可是话语的内容是毫不遮掩的恶意和威胁,“他们的身份不方便上门又或者不方便毫无顾忌的行事,所以只好我来了。”

    沈涛:“他们是谁?”

    “靳竹袁冰他们呀!”

    沈涛皱眉,似乎有些恼怒:“他们让你来的?”

    “当然不是。”

    “……”沈涛呆愣,“那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别急,你很快就知道了,对吧?沈小姐。”

    沈思菲身子一颤,可是她力图镇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希望你待会儿也能一样口硬。”

    话一落,柏羽笑容猛地一收,脸上全是恶意和冷漠,“带走!”

    一声令下,四名黑衣人抓住沈思菲就往外面走,沈涛想阻止,柏羽一不休二不做干脆把他也带走。

    柏羽在这边查明原因,靳竹在医院陪伴芷萱。

    两人曾经有过的摩擦此时因为芷萱的原因消失殆尽,并且反而还合作无间。

    靳竹其实并不在意使用特殊手段,即使使用的对象是他的熟人,如果不是芷萱这边他放不下,他不介意亲自去审问沈思菲,不介意看着沈思菲痛苦受难。

    滴剂的事情被查出,虽然一时找不出解决的方法,但是众人都怀抱着希望。

    崔浩不负他名医的来头,很快就找出了控制病情的方法,让沈芷萱的身体不再虚弱下去。

    沈芷萱医治情况这边进展顺利,可是柏羽那边的审问却遇到瓶颈,他看着面前两名衣服都已湿透,中间夹扎着血迹的两人,仿佛在欣赏什么有趣的东西,“有趣,真有趣,你们两个并不是坚强的人,可是现在却宁愿遭受折磨也咬牙不松口,为什么呢?”

    沈思菲和沈母两人趴在地上疼得浑身颤抖,可是谁也没有作声。

    “所以你们都不愿意承认吗?”

    “我都说了,我们不认识!”沈思菲咬牙,“你完全没有证据,为什么要污蔑我!还对我严刑逼供!我爹地不会放过你的。”

    柏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话语,突然捧腹大笑,“你爹地不会放过我?你确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脸皮如此之厚的人,好了,不玩了,没意思。”

    沈思菲突然有不好的预感,下一秒,她便听到对方说——

    “你确定沈涛还愿意认你做女儿吗?你可是对他的亲身女儿下手哟!”

    沈思菲僵着身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一叠报告扔到她的面前,她与侦探社的调查记录,还有……

    醒目的亲子鉴定四个大字的报告。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