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八章 血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靳竹并没有即使回答,而是把她拉到沙发上,怀抱着她让她在他大腿上坐着。

    感受着怀里软绵绵有温度的她,摩挲了一会儿,靳竹才道:“我有事情告诉你。”

    “嗯?”

    “关于你之前的病,还有你母亲、不,还有那个女人的事情?”

    沈芷萱抬眸,不解地看着他道:“什么意思?”

    “我希望接下来这些话,你听完后不要激动或者伤心,如果你伤到身体了,”靳竹一脸的郑重其事,“你那么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会衡量过后再决定是否要告诉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保留。”

    沈芷萱:“……”

    她点点头,表示应承。

    经历过一次莫名其面的生病后,原本把事情看得很淡的沈芷萱现在更加淡漠了,连演戏也不再被她放在心上。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估计不会再受惊或者有激烈的情绪波动,没想到……

    眼珠子越瞪越大,当靳竹终于把所有事情说完后,沈芷萱呆木若鸡,久久回不了神。

    母亲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她是被“母亲”故意换掉的,母亲协同亲生女儿想灭她口,她的亲生父亲是沈涛……

    沈芷萱以为自己会伤心痛恨,可是她听完后内心只有震惊,多余的情绪都没有。

    可是靳竹并不知道她的感受,只以为她内心难受,毕竟正常人听到这些事情估计一时都会接受不了。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把她往自己的胸膛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脑勺,“如果你觉得伤心,哭出来没关系,有我在,别压抑自己。”

    “我……”沈芷萱顿了一下,表情复杂道,“很奇怪,我并不觉得难受。”

    靳竹讶然,低头仔细打量着她,“你……”

    “我情感没有出问题,只是好像再也不会受父母亲情这些影响,”沈芷萱叹气,“我听后的第一反应是,没想到自己的身世是一部狗血剧。”

    靳竹:“……”形容得很精准。

    沈芷萱调整好怀抱的位置,伸手揽住他的腰回抱他问,“那么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靳竹一默,诚实道:“两个月前。”

    “所以你还是没有对我毫无保留,对吗?”

    “这是特殊情况,”靳竹干巴巴解释,“你的身体最重要,我并没有隐瞒你的意思,只是担心你会情绪激动让病情加重。”

    “哦,”沈芷萱态度棱模两可,没表现出生气还是不生气。

    靳竹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她一眼,紧张地问道,“你生气了?”

    沈芷萱面无表情。

    靳竹顿时紧张不安地解释道,“我并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噗!”

    一声噗呲声打断了靳竹的解释,沈芷萱忍俊不禁,“我开玩笑的啦,我没有生气。”

    轮到靳竹面无表情了。

    沈芷萱却不担心,她直起身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笑盈盈道:“抱歉哟!不知道为什么病好后,我就喜欢逗你了,生气了吗?”

    这个是她的实话,病好之后沈芷萱整个人随心所欲起来,目前最大的兴趣就是逗靳竹和袁冰。

    靳竹:“……没有,你开心就好。”

    闻言沈芷萱顿时笑了,笑容像孩子一样灿烂。

    靳竹回以一笑,见她似乎真的不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内心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只是他需要以她的态度为准来决定如何对待那些人,所以他问:“你想认回他吗?”

    他指的自然是沈涛。

    沈芷萱沉默了,低头思考了很久,最终摇头道:“不。”

    “为什么?”

    “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他,”沈芷萱坦诚,“我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并不需要父亲的年纪了。”

    也许上一世她还期待着父亲角色的出现,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都已经看开了。

    最重要她和沈涛之间夹着沈思菲这个人,她可是非常清楚,他有多么宠溺疼爱沈思菲的。

    也许当知道沈思菲想加害她,他会不再喜欢沈思菲,可是当想到上一世沈涛因为沈思菲所以远离她的事情,当想到因为沈涛的疏忽导致她被人调换……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沈芷萱如鲠在喉。

    人生短暂,及时行乐,既然见面会让她不开心,倒不如从此以后再也不想见。

    她有袁冰靳竹就足够了。

    “好,那我知道怎么做了……”

    “嗯。”

    “那么沈思菲和她的母亲,你想我放过她们吗?”

    “我不知道……”沈芷萱叹息,沈思菲她是无所谓放过不放过,只是沈母……

    毕竟曾经相依为命过……

    “她们这么对你,你竟然不恨?”

    “因为不值得,最重要……其实我觉得母、沈母并不是故意的,”沈芷萱叹气。

    靳竹跟她说那些事情,她清楚明白沈母没有胆量下手害她,估计是被沈思菲欺骗的,后来发现真相,也没有胆量说出来,另外一方面,也许是因为沈思菲是她亲生的女儿,她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