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Loser,孤独者,逞强的胆小鬼..”

    “品行恶劣的坏蛋,镜中的你...”

    “Just a Loser,孤独者,伤痕累累的笨蛋,肮脏的垃圾,镜中的我...”

    在场,可以说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没有看过若梵《Loser》的现场。

    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却有一种让人越听越着迷的魔力,歌曲环绕耳边仿佛置身于歌曲里成为主角一样,颓废感,孤独感等等异样的情绪从心底深处蜂拥而上。

    直到歌曲结束,仍旧没能自拔。

    放下麦克风俯看安静的众人,若梵知道自己的效果达到了,开口打断他们的沉思,“内,你们是不是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呢!?害,我就说这首歌曲非常适合你们的吧!?”

    听见他的话,所有人这才回过神。

    回应他的并不是想之前那样的反驳,而是阵阵的掌声和欢呼声...

    “你们这样,就没意思了啊。”

    若梵摇摇头佯装无奈叹气,“我准备的话都被你们给扫兴了,闹哪样呢!?”说完,泄气地坐在长板凳上满脸可惜,“找个能打的人都没有。”

    “那你啊继续唱歌。”

    观众席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一愣,若梵无语失笑道,“我说你们,真当今天是我的演唱会啊?这是我女朋友的演唱会,哪好意思抢她风头呢!?”稍微停顿,他起身望向舞台后方的通道,“说起来,她人呢?不是说~换衣服挺快的吗?!”

    说完,更是直接走过去左顾右瞄,差点用手掰开大门。

    “搞毛线呢?真当我工具人啊!?”

    “喂!!”

    话音刚落,小剧场内灯光骤暗,留下的只有应援棒散发的粉红色海洋~~甚至几秒过去昏暗仍旧没有过去,舞台也没有了声响~这是闹哪样呢!?

    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突然噌~的一下。

    头顶的一盏照明灯亮起,照射到舞台最左边的地方,只见刚才还在通道前面的若梵已经来到摆放在那的钢琴前坐下来。

    手缓缓抬起,手指在黑白键之间跳动。

    缓慢且优美的旋律响起,回荡在整个小剧场里~打断了粉丝们之间的窃窃私语。

    随后,又噌的一下~头顶另外的照明灯亮起,只不过它这次并非落在舞台上,而是像雨水倾洒而下般,斜落距离舞台大概两三米高的半空。

    金泰妍坐在像是拿花藤编织而成的秋千,白色长裙垂落宛如一只小精灵缓慢降落。

    惊艳,且担心。

    在众目注视中,金泰妍跟随钢琴声拿起麦克风缓缓张开嘴,“长久以来在我心中,乌云密布,下着雨...”

    “我恳切地希望,温暖的阳光照耀..”

    “当沾湿肩膀的雨水,都变干时,我曾十分害怕,会只剩自己一个...”

    “你像一道光像雨过天晴一般,就这样在我心中浮现,因为你是向我垂下的光茫..”

    直到双脚落地,金泰妍目光如炬地盯着若梵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他走去,无论当时她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去创作这首歌曲,但此时此刻~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现在的这首歌曲是属于弹钢琴的男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