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3章 散化百神横干戈(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般而言,男战士行会很少能见到女祭司纡尊降贵光临。

    但每一次女祭司们的光临都不是什么好事。

    作为男战士行会的副会长,索拉菲恩带着优雅而不失尊严的笑容,亲切地迎接了“上级领导”们大驾光临。

    与精灵古都索拉丹尼斯的漫长战争,使得乌斯特拿萨的卓尔男子们地位稍稍改观,但是男战士行会的高层依然是个很难安稳下来的危险位置。

    一方面,作为男性权益的代言人,他们必须为自己所处的阶层争取一份利益,但作为蜘蛛神后的子民,他们又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谦卑和服从。

    就这方面而言,魔法师反而比战士来得轻松。就算是混沌之后的圣城魔索布莱,主母们如果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策划了精密的阴谋,也不会轻易对一位高阶法师出手。

    注定不会轻松起来的副会长挂起了最谦逊柔和的笑容,亲自在行会门口迎接了来访者:第一执政家族的长女,菲丽·德斯班纳。

    “第一家族需要征调一些战士参加远征。”菲丽扬起下巴,强迫自己不去看索拉菲恩那张英俊的脸,“阿杜蕾丝主母全权委派于我,所以不要试图反抗我的命令!”

    从菲丽那虚张声势的语调里,年轻的副会长听见了些许隐藏得很好的动摇。索拉菲恩很想抬起头,直视着那张美丽的脸庞,轻声说一句:“不久前的那个晚上,你在我身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当然,这句话会剥掉菲丽心房上的所有伪装,也会让这个女孩受到最大的刺激,甚至直接用蛇首鞭咬断他的颈动脉。

    对于一个卓尔男子而言,适当的忍耐是最大的美德。

    “为第一家族服务是我的荣幸。”索拉菲恩得体地回应道,“我将挑选最精锐的战士随侍在您的麾下,随时听候您的调遣。”

    “哦,那很好。”菲丽干巴巴地回答道,她的语速变得很快:“但是我不需要一个低贱的男性来为我做决定!我的队伍里要安排些什么人,都由我说了算!第一个要加入的人就是你,索拉菲恩!”

    这可真是一个完美的蛛后祭司的口吻,菲丽——这句话,索拉菲恩藏在了心底,他的脸上依然挂着无可挑剔的恭顺神情,向着曾经的恋人低下头去:“您的愿望就是我的使命,女士。”

    作为第一家族的长女,菲丽毫不客气地占据了索拉菲恩的办公室,寇涛鱼人皮鞣制的靴子就搁在索拉菲恩的书桌上。

    而索拉菲恩十分自觉地站到了副官的位置上。

    菲丽似乎十分宽容这种自来熟的举动,然而她的眉毛微微翘起,还是隐约露出了实际的想法。

    对德斯班纳家的长女而言,曾经的恋人是一个污点。而索拉菲恩作为男战士行会的高层,注定只能在执政家族之间充当墙头草,而不会完全投向德斯班纳家,更不可能成为菲丽的侍父……

    她的沉思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一个长着狐狸脸的卓尔商人已经匆匆地闯入了办公室。

    这一次,奴隶贩子尼塞迪尔打扮得格外正式一些,他穿着一件翠绿色的天鹅绒礼服,紫铜色的长发也编成了缠在肩头的大辫子。这种平民式的发型配上暴发户十足的金纽扣,还有那碟子大的宝石胸针,看上去显得格外滑稽。

    “龙之宝藏商会的尼塞迪尔,衷心感谢您的信赖,德斯班纳家的公主。”

    普通的卓尔战士会习惯性地观察每一个靠近他的卓尔,观察他们走路的步子,手指上的厚茧,还有斗篷下是否藏着弓弩。像尼塞迪尔这样脚步虚浮、手指白嫩的商人,一般不会引起卓尔战士们的戒备。但在索拉菲恩眼中,这个狐狸脸的奴隶贩子几乎全身都笼罩在法术的灵光中,粗粗辨识过去,就有力场偏转、精神防御、预言魔法反制等好几个类别。就连那只可笑的大号宝石胸针,也是特制的法术序列器,只要预设的意外术被触发,就会瞬间发射出一连串的强大魔法。

    这样全副武装的奴隶贩子,还有那件稀有的法术序列器,都在说明他的真实身份。

    “一个施法者。”索拉菲恩微微一笑,然后转向自己曾经的爱人:“而且还是一个并非本城出身的施法者,他的忠诚可以保证吗?”

    索拉菲恩的问题被菲丽气冲冲地打断了:“尼塞迪尔是德斯班纳家的家族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