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4章 散化百神横干戈(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充道。

    但是他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一丝不满,只是并拢了双腿,恭敬而优雅地行了一礼:“你的愿望就是我的使命,德斯班纳家的公主。”

    ……

    ………

    除了幽暗地域,主物质界很少有地方能见识到那么多灵能生物。

    灵吸怪、底栖魔鱼、灵能蠕虫,这些心灵异能种族是天生的灵能术士,每一个成熟个体在灵能魔法上的造诣,差不多可以视为高阶法师。

    但是,这些灵能种族中,除了灵吸怪形成了真正的灵能魔法学派,并且通过灵吸怪主脑进行知识的传承之外,大部分灵能种族只能依靠本能去挖掘这种心灵力量。

    灵能蠕虫的精神力异常强大,但也只能通过生命本能去发掘它们的天赋。当索拉菲恩站在巢穴外围的时候,无形而阴冷的“视线”就在卓尔精灵的身上扫过。

    索拉菲恩的衬衫纽扣微微闪动淡蓝色的光,将对方的精神“触手”隔绝在外,拒绝了任何灵能接触的可能。只有对方体腔蠕动发出的粘稠杂音,变成了难以辨识的卓尔语:

    “离开这里……否则死……”

    幽暗地域恶劣的自然环境,造就了这里大部分智慧生物凶残的性情,灵能蠕虫这种食物链上层的捕食者也不是什么善良高贵的种族。只是这些智力较为发达的地底蠕虫,多少还是有基本的利害判断能力,一个可以抵御它们天赋灵能的卓尔,显然不是合格的捕食对象。

    无视了灵能蠕虫的威胁,索拉菲恩若无其事地将右手扶在剑柄上,向着那个藏在岩石缝隙间的大号蠕虫轻声道:“乌斯特拿萨不需要接受你们的威胁,假如你们一族的精神连接还没有断开,那么就安安分分地留在你们的巢穴里,直到乌斯特拿萨第一执政家族的远征队离开。”

    似乎是“乌斯特拿萨”这座卓尔城市的凶残名声震慑了这些藏身石缝的灵能生物,片刻后,蠕虫的声音再度传来,这一次它的卓尔语显得流利了许多:“我们尊重乌斯特拿萨第一执政家族,允许你们安全离开。”

    同一个巢穴的灵能蠕虫都通过精神连接实现了信息共享,这一次发言的应该是巢穴中的灵能蠕虫长老。

    索拉菲恩正准备做出回应,一条巨大的蠕虫已经从他的背后石缝里钻了出来!

    乌斯特拿萨的男战士行会副会长没有回头,精金长剑在黑暗中划出无声的轨迹,截断了蠕虫巨大的身躯。

    然而蠕虫身躯中的粘液却一点没有喷溅而出,能够一口吞下一个卓尔精灵的巨型蠕虫一瞬间就失去了躯体内所有的水分,化作一张干枯透明的虫皮。

    “不要试图撩拨乌斯特拿萨的耐性,虫子们!”索拉菲恩低声威胁道,“乌斯特拿萨没有肃清你们这些怪物,只是因为我们正在和索丹尼斯拉开战!否则,你们早就变成了术士学院里的标本和炼金室里的特制手套!”

    这一次,灵能蠕虫长老飞快地作出了答复:“你的命令就是我们的愿望,我们一族永远不会冒犯乌斯特拿萨城的远征队。”

    收剑入鞘,索拉菲恩冷冷地看了一眼这些蠕虫藏身的石壁,回答道:“最好像你说的那样。”

    ……

    ………

    解决了这些烦人的巨型蚯蚓,索拉菲恩花了半天的时间才追上了远征小队。

    营地中央的帐篷里,菲丽见到毫发无伤的索拉菲恩,毫不掩饰她脸上的失望:“如果你真的和灵能蠕虫战斗过,就应该带着这些巨型蚯蚓收藏的宝物来取悦我,但是你没有!这说明了什么,抬起你的头告诉我,索拉菲恩!”

    望着菲丽那张熟悉的脸上露出这种虚张声势的神情,几乎和每一个蛛后祭司毫无区别,索拉菲恩强自压抑着胸口的窒闷感,平静地解释道:“每一个灵能蠕虫族群都有一个领导它们的蠕虫长老,这些强大的环节生物不但精通心灵异能,而且也具有施法能力,要消灭一整个族群,需要投入整个远征队的力量。”

    “所以你也不像自己吹嘘的那样,是个无所不能的战士。”菲丽冷笑了一声,随即挥了挥手:“这样无能的男性还能够指望你做什么?或许我该安排你去看守那个魔索布莱城叛徒的笼子?”

    对此,索劳纷只是沉默地站起身,既没有争辩,也没有抗议,就这么退了下去。

    坐在椅子上的菲丽盯着卓尔战士的背影,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

    对索拉菲恩的遭遇,龙之宝藏商会的奴隶贩子们反而没有急着落井下石,仿佛奉承那位德斯班纳家坏脾气的长女,就已经耗尽了他们全部的精力。当他走到笼子边上的时候,反倒享受到了难得的安静。

    只是暂时的安静。

    因为笼子里还有另一个执政家族出身的长女,虽然是“前执政家族”,而且也失去了她的祭司身份,但贵族家庭出身的女祭司,她们的交流方式都差不多。

    这个漂亮的女奴缓缓地在笼中移动手脚,靠近了她的看守:“男性,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对这个问题,索拉菲恩微微挑眉:“你想做什么呢,维康尼娅·迪佛?”

    迪佛家曾经的公主露出了一个甚至能称得上“友善”的笑容,银白色的长发贴着囚笼的栏杆,让一缕长发垂到了索拉菲恩的魔斗篷上:“我在旅途中观察了你很长时间,你是这支队伍的男性中最英俊也最强壮的那个。你微微敞开在皮甲下的衬衫,紧实的胸肌,挺翘的屁股,都会让女祭司们爱不释手。那个德斯班纳家的公主,是不是曾经在洛斯兽皮间享用过你的一切,可爱的男性?”

    索拉菲恩不得不低下头,盯着这个曾经的蛛后女祭司:“太多嘴的奴隶会被拔掉舌头,记住我的警告,女士。”

    然而他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明明白白的警示——只要他继续在意菲丽,这个沦为奴隶的女祭司就会继续撩拨他,试图利用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