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37章 散化百神横干戈(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灵吸怪作为多元宇宙中所有智慧生物的公敌,除了灵吸怪伊尔神思因,很难让它们去真心信奉其他的神灵。巴尔虽然也是不折不扣的邪神,但是这位盗贼与杀手所崇拜的谋杀之神,对灵吸怪而言,吸引力并不大。

    就连“谋杀”这个概念,灵吸怪也是不认同的:把高质量的鲜活大脑端上餐桌,将智慧生物的情感、知识和精神力当成美食,这是灵吸怪生存的必要手段,是灵吸怪社会绝对的“普世价值”,算哪门子的“谋杀”?

    然而作为一个观棋者,下元太一君在这场耗费无数光阴的棋局上,等若是共享了幽暗少女伊莉丝翠俯视卓尔社会的视角。

    在神灵的视角下,代表瓦拉斯的蛛化精灵棋子中,隐隐藏着些阴邪诡异之物。

    随着下元太一君的目光,伊莉丝翠也在那枚棋子上略一停驻,随后就向着自己的新盟友微微摇了摇头。

    幽暗少女那一贯哀伤的眼神中,明确地传达出这位女神的意见:

    “隐遁者之城是伊尔神思因眷顾之地,我的力量很难避开灵吸怪之神的干扰。假如索拉菲恩能够更加认同我的道路,或许我能够想办法为他赐下神恩。”

    作为卓尔精灵善性一面的唯一神灵,伊莉丝翠的权能虽然不能和她那位疯狂又危险的母亲相提并论,但是在卓尔精灵的世界中,伊莉丝翠同样有近乎“全知全见”的感知能力。

    但伊莉丝翠这种专门针对卓尔精灵的“全知全见”并不完整,其实打了许多折扣。毕竟这方天地神道大兴,说一句“万神临凡”都不过分,一尊尊神灵司掌的神职权能,就等若是天地间编织出一张无形之网,网上诸神如蜘蛛,纵然各自画地为界,也免不了互相干涉影响。

    这时候,神灵本身的位格与力量,就成了决胜的关键。

    就像伊莉丝翠面对着她那位疯狂却强悍的母亲,虽然近乎全知全见,绝大多数时候也只能束手坐看一幕幕悲剧发生。

    而且神恩这种东西,也是有局限的,也许是虔诚的祭司获得一个新的神术,也许是英勇的圣骑士得到了一把受到神力祝福的武器,锦上添花有余,雪中送炭就未免不足。

    至于一般人理解中那些“将不可能之事化为现实”的神迹,这种引发奇迹的能力,对于神力的需求也是格外地大,除了那些位于诸神顶点的神系主神,一般的神灵实在没有这个本钱挥霍自己的神力。

    像伊莉丝翠这样势单力孤的女神,不论是精灵之乡阿梵多还是深坑魔网,都没有她的一席之地,想要引发神迹就更艰难许多。

    这是神灵的局限,也是这方天地对诸多神性存在预设的限制。

    下元太一君了然地笑了笑,随即向着棋盘中这不起点的一隅遥遥点去:“虽然于枰上之道没什么研究,不过这一手棋,便让我来代劳吧。”

    ……

    ………

    下元太一君在棋盘上一指点出,索拉菲恩收藏在魔斗篷暗袋中的翡翠玉珠中,水汽无端而生。

    玉珠瞬间剔透如露,不见一丝石絮,灵泉天童脚踏青虬,手捧白玉丹瓶,一手拈起瓶中紫芝,轻声应道:“谨遵真君法旨。”

    灵泉天童撮唇轻吹间,芝盖上那一粒晶珠瞬间汽化成烟,飘飘然,渺渺然,荡出了索拉菲恩的魔斗篷,散为肉眼不可察觉的丝丝水汽,越过了阴影位面和主物质界的界限。水汽就这么飘到了瓦拉斯的口鼻之间,悄然随着蛛化精灵的呼吸,直入肺腑,融入血液,附着上血细胞。

    随着气血流动,这一丝灵泉清露化生的水汽,就这么直接闯入了瓦拉斯的大脑之内。

    道门一向视脑宫为“百神之命窟,魂精之玉室”,所谓“照生识神”的神魂总枢之处,也是人身和人魂这“形”与“神”结合最紧密的所在。

    然而清露入窍,直入脑宫,观照神魂,下元太一君借助灵泉天童双眼所见,却是另一番景象!

    在瓦拉斯这位卓尔法师的意识之中,只剩下一片混乱,隐隐能见到无数细小的蜘蛛,密密麻麻地遍布识海之内。

    这些蜘蛛的身躯是一个个卓尔女祭司的头颅,只靠着八条蜘蛛长腿移动,在瓦拉斯的精神世界攀爬、结网、筑巢,一派准备鸠占鹊巢的模样。

    而在这些诡异的蜘蛛头之外,空中不时划过一环月钩,银白月光之中挥洒出片片六角霜花,雪落之处,大群的蜘蛛头如潮退去。

    然而转眼之间,又有更多蜘蛛头悍不畏死地再度扑上。

    蜘蛛如潮,月钩飞霜,心象之中显化的二者,就是蜘蛛神后的诅咒和瓦拉斯恒定的反混乱法阵。

    那一轮逐渐黯淡的月钩,对上源源不绝的蜘蛛头大军,可以想见,迟早瓦拉斯会丧失最后的自我,心神被混沌之力彻底同化,成为又一个只知杀戮的半恶魔半卓尔怪物。

    散入瓦拉斯识海的这一缕水汽,重又凝成一粒粒灵泉清露,清露显化瞬间,鲛绡飘拂,青虬长吟,一个个双耳如鳍的俊美童子捧瓶而出。

    天童化生,清气弥空,识海幻化的空间中,月钩寒意不减,蛛潮漫无边际,又见捧瓶童子乘龙而降,顿成三方对峙之局!

    为首的灵泉天童脸上带着一丝可堪玩味的笑容,赤足轻拨青虬额上尺木,顿时虬龙长躯盘空,将那一轮不断游走的月钩紧紧缠护在当中。

    由蛛后神力化生的蜘蛛大潮也好,下元太一君分神化生而出的灵泉天童也罢,本质上都是神力在瓦拉斯精神世界的投影。虽然有正邪之分,善恶之别,但论其本质,能级都远远超出凡人精神所能承受的上限。真要让双方大打出手,只怕瓦拉斯这残破不堪的意识世界就要被彻底搅碎。

    而这一轮明月,虽然是瓦拉斯事先恒定的反混乱法阵在识海中的投影,但月钩之中还藏着瓦拉斯的一缕神魂,也是这位卓尔法师仅存的不屈意念和反抗勇气。若非如此,蛛化精灵的转化过程早已完成,再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介乎清醒和疯狂之间,好生拖泥带水。

    青虬盘护周密,灵泉天童就这么盘膝坐在了月钩之上,一手轻轻摩挲着下巴,似乎那里应该有一部短胡子一样。

    蜘蛛神后的诅咒,对于凡人意味着无可抗拒的悲惨命运。那些侍奉诸神的祭司们,他们依赖神恩赐予的神术,成为诸神在凡间的权杖,也往往对这种神力构筑的诅咒无能为力。

    但是在下元太一君眼中,蛛化精灵的诅咒,不过是那位下堂妇借助她“蜘蛛”和“混乱”两项神职构筑而成的一个变形法术。诚然,由于这个诅咒全然以神力构筑,“解除魔法”也好,“移除诅咒”也好,这些常规的解咒手段根本无法对更上位的神力因子进行干涉。

    但是在下元太一君的眼里,这个诅咒的结构却还嫌太粗疏,而且现在的首要问题也不是解除这个诅咒,只要确保这些蜘蛛脑袋不会干扰接下来的工作就好。

    轻转紫芝,芝盖上清露旋动,映照着反混乱法阵投影的月钩,清冷光华四射而出,将整个识海构成的空间笼罩在这片银色的月光之下。

    反混乱法阵是利用魔网中秩序一侧的要素而构成的防护魔法,但是经过灵泉清露的映射和扩散,自然而然地就染上了下元太一君的色彩,隐具玄门法度。

    玄门清光映射之间,自有降魔镇邪之力,蜘蛛神后的神力因子首当其冲,受清光一照,一只只蜘蛛头通体遍结白霜,轻易动弹不得。

    然而正邪之力彼此冲突,对于蛛化精灵而言却不啻于一次脑内大震荡。虽然瓦拉斯仅存的神魂正体被灵泉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