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3章 典韦阵斩左豹帅 周仓一拳奔马毙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临阵交兵,最重要的就是这股勇气。李傕、郭汜策骑分开,分从左右包抄而上。徐荣指挥六百骑急往前冲,一来接应李傕、郭汜,二来迎上丈八左豹的麾下精骑。近处周边的其余汉骑纷纷让开,给他们空出交战场地。

    汉之马槊长一丈八尺,折合后世的单位换算,长有四米余,四米多长的马槊挺在手上,胯下是飞奔的骏马,给人的震撼力非常强。李傕、郭汜皆用矛,长度不及马槊,不能硬拼。此前与丈八左豹对阵,他两人就吃过兵器不如对方长的亏,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却是学的聪明了,两人仗着高超的马术,提矛在手,用双腿控马,先分别向左、右沿曲线行,避开别的黄巾精骑,再辗转腾挪,或用矛架,或俯身闪躲,接连挡避开丈八左豹的马槊,迂回到其近处。

    两人配合默契,一左一右,马不停蹄,绕着丈八左豹疾奔,一边奔驰,一边呼喝怪叫。郭汜是盗马贼出身,嘴里发出尖利的啸声,简直是把丈八左豹当成了猎物。

    丈八左豹毫不畏惧,因李傕近,所以舍弃郭汜,先击李傕。

    李傕掉马转走,一边走,一边扭腰转头,把长矛放在腿边,取出弓矢,搭弓射之,却是回马箭。丈八左豹早就防着他这一手,岂会被他射中?马槊略微挥舞,即把箭矢砸开。便在这时,陡然闻得风声,他扭脸一看,却是郭汜不知何处也收起了长矛,取出了一个套索,抛掷过来。

    郭汜盗马贼的出身,盗马时套索这东西少不了。他用得极为熟练,准头很正,正对着丈八左豹的脖子来。丈八左豹的马槊太长,却是回之不及,没法把套索挑开,躲避不及,正好被套索套中。这却是李傕、郭汜两人的声东击西之计。

    他两人虽性子粗野,可久经沙场,却也是颇有智谋的。

    眼见丈八左豹被套中,李傕大喜,正待回马操矛去杀,却听得丈八左豹大呼一声,将马槊交於一手,另一手反手抓住了套索的绳子。郭汜手拽长绳,打马转走,想把他拉倒,却只觉手中一沉,非但没有把丈八左豹拉倒,反而被丈八左豹拽落下马。

    郭汜在打马转走时,也防着自己可能会力气不如丈八左豹,故此另一只手紧抓着坐骑的辔头,希望能够借助奔马之力,却没想到还是不抵丈八左豹。在丈八左豹的神力之下,他压根抓不住辔头,战马的头被他拽得生疼,硬生生止住奔腾之速,扬蹄长嘶,而他本人则被拉扯得腾空而起,“扑通”一声,重重地跌落在地。丈八左豹奋力向后拉绳,把他拽得在地上滚动。

    郭汜急忙松开手,丢掉绳子。

    短短片刻,他的手被绳子磨烂,从马上掉下来摔得太狠,兜鍪给震飞了,头晕眼花,好在是屁股先落地,虽好像被摔成了好几瓣,疼得都麻木了,总比脑袋或者手臂、腿脚先落地的好。

    汉兵营门口的望楼上,听完了前线观战军官的急报,周澈吃惊地说道:“力竟能敌奔马?”

    这真是一员悍猛大力之将。

    郭汜跌落马下,摔得头昏脑涨,一时起不得身。

    在战场上起不来身,尤其是敌人的勇将就在旁边时,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丈八左豹拨马挺槊,便来取郭汜。要说离郭汜最近的本是李傕,可一见郭汜落马,李傕吓了一跳,催马就逃,只顾着自家性命,哪里还顾得上郭汜?亏得徐荣及时赶到,急调麾下数十骑拼死拦住丈八左豹,抢回郭汜。

    丈八左豹挥动马槊,虎虎生风,高声大叫,拦他的这些汉骑皆为精锐士,却无人能阻得住他,丈八左豹舞槊大吼:“下!下!下!”每一大吼,常常便有一个汉骑被击落马下。马槊的槊头乃是用精钢所制,丈八左豹力气又大,每一击都能把对方的铠甲、兜鍪击碎,就算没有击碎的,凡中马槊之人也皆胸骨陷落、脑袋开花,摔落地上,或口喷鲜血,或当场气绝。

    徐荣叫道:“好个悍贼!”

    李傕拨马绕了一圈,见丈八左豹被缠住,这才返回到徐荣、郭汜的边儿上。

    丈八左豹虽然悍勇,但在追击李傕、郭汜的时候却不知不觉地被调离了大队,此时孤身被围。徐荣一边亲自带了百骑上去重重把他围住,近以矛刀击杀,远以弓弩射之,一边令李傕和重新上马的郭汜带领余下的五百骑改去攻击与丈八左豹隔绝开来的那百余骑黄巾骑兵。

    没有了丈八左豹的带头,余下的黄巾骑兵虽然精勇,却也谈不上远胜秦胡骑士,被几倍於己的汉骑包围,加上他们深入三河骑士阵中已久,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丈八左豹那样天生神力,力气好像用之不竭似的,早就较为疲惫了,在李傕、郭汜的带头猛击下,他们很快就支持不住,接连有人落马。落马之人临死之时无不奋力大呼:“杀汉贼!立黄天!”

    这一声声悲壮的死前呼声传入到丈八左豹的耳中,他眼睁睁看着部众一个个的战死,眼都红了,想冲过去,却被徐荣指挥的这百骑牢牢困住,突之不得。

    一刻多钟后,百余黄巾骑兵死伤殆尽,还在拼命抵抗的只剩下五六骑,这五六骑自知必死,视死如归,一边不顾性命地与汉骑拼杀,只求死前能多拉一个汉兵陪葬,一边高声大叫:“左帅不用再顾及我等了!快回阵中去,留得性命给我等报仇!”

    丈八左豹见事不可为,知道是救不回他们了,虎目含泪,再又深深地看了剩下的这几骑一眼,拨马转走。徐荣适才虽困住了他,这会儿他一意突围,却竟是留他不住。

    丈八左豹身上的铠甲缝隙与马身上的甲衣缝隙里插满了箭矢,人与马的身上尽染鲜血,一人一马就好像一只鲜红的大刺猬似的杀出汉阵,归本阵去了。

    丈八左豹一走,余下的那数骑没过多长时间就被先后击落马下。

    跟着丈八左豹入汉阵的百余黄巾骑兵阵亡大半,余下十几个未死的都身负重伤。这十余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彼此看了一眼,齐齐大呼:“杀汉贼!立黄天!”横刀自刎。

    李傕、郭汜非但没能击杀丈八左豹,郭汜反还被丈八左豹扯落马下,险些丧命,两人恼羞十分,冲马奔入黄巾骑兵的尸体堆里,在马上挥矛乱刺,刺这些尸体以泄怒气。

    丈八左豹败走,汉军右翼的骑兵士气大振,举矛刀欢呼,驰马冲锋,接着击黄巾左翼骑兵的主阵。士气是相对的,汉军士气大振,黄巾就士气大落,兼之黄巾右翼的骑兵已被击溃,左翼的黄巾骑兵皆惊乱,节节败退,战至快天亮,汉军右翼彻底击垮了黄巾骑兵的左翼。

    至此,黄巾军的两翼骑兵相继战败。

    皇甫嵩适时下令,从汉军右翼的骑兵里分出一部分人马追击溃逃的黄巾败骑,余下的则与汉军左翼的董旻、牛辅等一块儿冲击黄巾步卒的中军主阵。

    经过这一个多时辰的骑兵鏖战,黄巾步卒的中军虽已布好了阵,但步卒难与骑兵争锋,却还是处於下风。不过好在张梁早已做好了万一骑兵战败的打算,准备得比较充裕,在中军主阵的两侧和前边安排了很多的盾牌手、长矛手和弓弩手,倒是堪堪挡住了汉军骑兵的冲击。

    汉骑久战,人马疲惫,冲了两次也只是把黄巾步卒阵冲得动摇了一下,没能冲乱。不过,这就足够了。皇甫嵩仰望天色,见天已微亮,便即下令,命骑兵稍退,就地暂歇,令步卒前击。

    汉军的步卒休息了一个多时辰,旁观骑兵对垒,看得尽皆热血沸腾。

    骁勇如周仓、典韦等早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了。

    刘备、关羽、张飞也摩拳擦掌。这时闻得将令下来,关羽细心地擦拭矛柄,张飞急不可耐,说道:“刘君,该步卒上阵了,我等是不是也上去?”刘备转望望楼,说道:“督帅尚未给我等军令,且再等等。”

    汉兵的步卒在鼓声中从地上站起身来,拿起长矛列阵向前。为了节省体力,在战前,就像骑兵不骑马一样,步卒也不站着,都是坐在地上的。鼓声阵阵,三万汉兵步卒齐动。汉兵的步卒不止三万人,不过不能全部用在此处此时。皇甫嵩调了一部分去看住城门,监视城内,留下了一部分充当预备队。虽然如此,三万披甲持矛的步卒一起移动也是声势惊人。

    从汉营的望楼上远望之,周澈只见前边的阵地上一望无际尽是人头,晨曦下黑压压的,同时长矛如林,铠甲如云,当一个个方阵相继向前移动的时候就好像是一朵朵的乌云遮掩住了整个的大地。对面黄巾主阵的步卒比汉军还多,足足四五万人,也跟着动了起来。

    敌我步卒向前,前部在阵中接近,先是彼此射箭,箭如雨下,双方都有大片大片的兵卒中箭摔倒。从汉营里的望楼上望去,发白的天光下,周澈只见敌我各自绵延数里的阵型中就好像是被风吹倒了似的,分别各有成片成片的空当出现,这却是中箭摔倒的兵卒们空缺出来的。

    不过很快,敌我各有更多的兵卒从后边涌上来,补充到了这些空挡里。

    临敌不过三矢,没射几箭,敌我前部的步卒接近。弓弩手向后,长矛手顶上。如把敌我两阵比作是两只巨大的野兽,那么现在顶在前边的密密麻麻的长矛就是这两只野兽的锐利牙齿。

    在彼此还有百步远时,汉兵率先发起了冲锋。呐喊震动远近,周澈在望楼上都觉得震耳欲聋。

    长矛对铠甲,铠甲迎长矛。不是长矛刺穿了铠甲,就是铠甲折断了长矛。百步距离转眼即过,两军的前部撞上,血腥的步卒肉搏厮杀开始。

    汉军营门口的望楼上,周澈目不转睛地远眺前部交战的地方,因为长时间不眨眼,眼涩,忍不住眨了一下,只这一眨眼的功夫,睁开眼后就觉得和闭眼前不一样,就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只他眺望的这一片战场上就差不多出现了上百个敌我兵卒的伤亡。

    清晨风凉,迎面吹来,本该带来的是泥土和远处田野的潮湿芳香,而此时嗅入鼻中的却是一股股的血腥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