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嗯。”唐白不加思索的点头。

    点萍想了想,才道:“那奴婢出去一下,采青采霞好好伺候淑妃娘娘。”

    她到了宫门口,叫了几个洒扫宫婢过去,唐白到底还是跟了出来:“这样吧,我跟你去,但是我不进去,你借了书,拿给我看,若不是,就立刻还回去。”

    不然,点萍一下子搬几十本甚至上百本书到宫里去,那也是很引人注目的。

    点萍虽然答应了唐白,但是干这种吸引人注意的工作,她也觉得不妥当。

    只是主子的命令难违,只能硬着头皮过去。

    这会儿听唐白这样子说,更加觉得唐白体贴,自然是答应不迭。

    一行人同往御书阁的方向过去。

    路上,倒是遇见了一个想不到的人。

    是硕风族的族后。

    她见了唐白,冷眼瞧过来,眼里有着几许不理解和鄙夷,但是却不敢显露,只是走了过来,冷冷瞧了唐白几眼,行礼。

    唐白自然也是要回礼的,省得落人话柄,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听闻昭贵人告诉我,淑妃娘娘说,我族大护法,与你有过节?所以你不来探我的病?”硕风族是马背上讨生活,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隐藏,更不会拐弯抹角。

    唐白见她性子豪爽又急切,昂着头道:“我说的,我承认,族后这么样问,可是有什么指教?”

    “没什么。”族后见她丝毫不怵,敢作敢当,倒是超出了自己的意料:“我今日是来拜见太后的,在宫里来来回回,怎么甚少见过淑妃娘娘?”

    “皇上不让我见外人!尤其是不相干的人!”唐白将重点放在“外人”二字上面。

    点萍她们听着,以为唐白只是借着皇上堵族后的嘴,省得族后说出什么拉仇恨的话。

    族后却明显看见,唐白说完皇上之后,冲她眨了眨眼睛,她有些疑惑:“什么不相干的人?”

    “譬如你们的大护法!本宫见他一次,定然是要取他项上人头的。”唐白怒道,说完拂袖而去,再不理会族后。

    在外人听来,真的以为唐白与硕风族的大护法,有着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呢。

    族后细细琢磨了唐白这些话,倒是品出一些别的意思来。

    晚上,点萍站在昭阳殿里面,对着皇上,将今日发生的一切都细细告知。

    “她说了硕风族的大护法?”皇上疑惑问道。

    “是。”点萍道:“说再见定要取他人头。”

    “那,你可知道为何?”皇上又问。

    点萍想了想,才说道:“这个淑妃娘娘没有跟奴婢说,奴婢后来去御书阁里面借书去了。只是后来,听采霞说,淑妃娘娘跟族后分开了之后,还是气得不行,说当初……当初要不是……”

    点萍有些说不出口。

    皇上看了她绯红的脸颊一眼,道:“朕恕你无罪!”

    “是。”点萍低着头,声音像蚊子一样嗡嗡的低沉:“淑妃娘娘跟采霞抱怨,说当初在大皇子府,硕风族的大护法曾闯进她的屋子,而她当时正在床上睡觉。那大护法躲进了她的被窝,看见了她身上的一处印记,逼迫他救她离开,否则的话就污蔑她与大护法有染……”

    皇上听了神色一凛,只觉得难以置信。

    这种话?唐白会对一个宫婢说?

    他静静心神,对点萍道:“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点萍说:“据采霞说,淑妃娘娘在御书阁外面等候的时候,脸色就不对劲,奴婢在里面找书,倒是没有看见。等出去后,选了三本书,娘娘的脸色已经正常了。”

    “只是,回来之后,娘娘就开始喝酒,一直喝,喝了许多。方才那些抱怨的话,是娘娘喝多了跟采霞说的,说自己活得憋屈……”点萍将话都说完。

    皇上陷入了沉思。

    唐白就这样看重自己的名节?

    是了,一直是的。

    无论自己的威逼利诱也好,她从未屈服过。

    她以为顾少钧死了,还是想为他守身如玉罢。

    所以,被硕风族大护法以清白挟持的时候,她不得不说出最大的秘密,连保护他,放他离开。

    只是为了顾少钧。

    唐白啊唐白,顾少钧可真是有福气,值得你这样为他。

    毕竟,谁都知道,关于皇上的秘密,既然说了出来,那就一定要死的。

    只是自己,不忍心杀了她而已。

    唐白为何要说出秘密救硕风族的大护法,这个疑问一直盘踞在他心里。

    他知道以唐白的身份和能耐,不可能跟硕风族有什么牵扯,那末,难道真的像传说的那样,是奸夫……淫&妇?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所以一直没有问。

    就是怕答案是肯定的。

    如今从侧面得知这个结果,倒是了了心头好大一个疑惑。

    他放下心来,心里隐约开始嫉恨顾少钧。

    顾少钧啊顾少钧,你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到底在哪里?

    唐白没空想顾少钧,她此刻正殚精竭虑的看书,想找到酒和虫子之间的关联。

    这本没有,那就换一本。

    都没有,那就再去御书阁去借。

    一连看三天,每日只睡两三个时辰,就睡眼惺忪洗把脸起来再看。

    “娘娘,您歇着吧,仔细把眼睛熬坏了。”点萍于心不忍,劝道。

    唐白摇头:“再加一盏灯。”

    当“苗疆祭祀”几个字映入眼帘时,唐白僵掉的身子总算动了一下。

    此时,她已经从书阁换了四次书了。

    那书上详细的画着虫子的模样,小如蝼蚁,后背有透明小翅膀,以加了白矾的葡萄酒诱之,能找到寄居体。

    中蛊之人形容枯干,精神萎靡,虽无疾病之脉象,但是此虫吸人心遂,无法取出,只待寄居体之后,再另寻。

    从虫子进入身体开始,前后不过两个月的时间。

    唐白看得冷汗淋漓,去翻寻破解之法时,写得是“无解”。

    唐白心里如翻江倒海一样难受。

    张雨薇!傅明珠!她咬牙切齿默念了这几个名字,静心想了一番,才知道,要明着让她们认罪,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那日,那杯水酒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喝的,谁也不知道里面加了白矾没有,只怕早就毁尸灭迹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