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只是此事没有确凿证据,她不好明说,却也语带刺的讥讽道:“本宫前段时间才见过英国公世子夫人,她并未提及与淑妃娘娘……”

    “说多了难免有攀龙附凤之嫌吧。”唐白道。

    “呵呵,真是奇了。”傅明珠想了想,后面的话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张雨薇若是怕有攀龙附凤之嫌,只怕就不会眼巴巴的求到自己门上来。

    唐白此举,有诈啊有诈。

    只是,她对张雨微的印象也一般,倒是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冷眼瞧着唐白到底要干什么。

    “既然是儿时好友,倒是可以一见。”皇后娘娘轻而易举就允了:“让你的宫婢,去宫门口传人去吧。”

    “谢皇后娘娘恩典。”唐白起身行礼。然后回来坐下。

    接下来,就是皇后娘娘对众人耳提面命,要好好伺候皇上,早日开枝散叶之类的叮嘱。

    散了早会,唐白正在前面走,胡明明和蔡大小姐从后面跟上来,蔡大小姐曾经跟唐白在六皇子选妃的宫殿上见过一面,笑着打了招呼就走了,算是前嫌尽去的意思。

    而胡明明则是恳切的跟在唐白后面,恭敬着态度说话:“早就听说淑妃是你,但是一直不敢去求见。”

    唐白才知道,她二人是正月初一进的宫,选了一个各国使臣陆续离开京城的那一天。

    皇上想既不引起各国的反感,又悄无声息的平衡后宫,倒是费了不少心力。

    “我很少出门。”唐白不太喜欢她恭敬的态度,主动放慢脚步,待与胡明明齐平,才问道:“你可还习惯?”

    “自然是习惯的。”胡明明笑:“荣华富贵,多少人求之不得呢。”

    她自小接受的胡夫人的教育,都是以实惠为主的。

    唐白想,胡明明说的的确是实话,只是她求的不是这个,所以才不怎么开心。

    “去我宫里坐吧。”唐白道:“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对胡明明的印象还好,因此真诚相邀。

    “好呀。”胡明明能觉察到,唐白是在故意拉拢两个人之间身份的差距,倒是对她的体贴很是感激,因此爽快答应。

    “胡贵人!”身后有宫婢在唤,却是皇后宫里的人:“有个荷包落在您的位置上,皇后娘娘让奴婢叫您过去看看,是不是您的。”

    胡明明微微一愣,伸手悄悄摸了摸腰间的荷包,笑着对唐白说道:“瞧我。”

    她不动声色的将荷包顺着盘扣的缝隙,掖进了裙子里面。

    唐白瞧见了只不作声,暗想皇后娘娘定然是有什么私房话要跟胡明明说,笑着点头:“去吧,有空再来我宫里坐坐。”

    皇后娘娘大概是没想到胡明明会跟别人一起走,因此这么拙劣的谎言并不在意它的严谨性。

    唐白瞧着胡明明雀跃而去的身影,心想,以后,大概要跟她保持距离了。

    皇后想拉拢的人,势必迟早会卷去争斗,她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投入过多的精力。

    皇后宫里。

    “这荷包不是臣妾的。”胡明明笑着拿出自己的荷包:“臣妾带着呢。”

    她是想向皇后表明,她知道皇后故意叫她回来,她也配合的回来了。

    皇后微微一笑,对她的这点小聪明很是满意:“行了,既然不是你的,那也赏给你了。”

    她对胡明明说话很是和蔼:“你长得可人,又聪明,倒是要多多努力,早日怀上皇嗣才行。”

    涵姑姑拿着一包药材过来:“这是秘方,喝了助孕。”

    胡明明歪着头看着皇后娘娘:“谢娘娘,不知道是我一个人有,还是其他姐妹都有?”

    这就是在投石问路了。

    皇后笑看她一眼,越发对她的小聪明感到高兴:“特别叫你回来,自然是你一个人独有的。你才十六岁,年纪小,身子骨还没长开,于这些事情上面也不大懂,本宫提点着你,皇上也高兴呢。”

    胡明明得了准信,高高兴兴收下了,这才恭敬告辞。

    涵姑姑笑着对皇后说道:“依我瞧着,胡贵人的性子和聪明劲儿,不及淑妃。细算起来,只怕还差得远呢。”

    “可惜淑妃志不在此,不然,让她居于傅明珠之上,也不是难事儿。”皇后叹了一口气:“她与皇上,是特殊的存在,咱们还是不必管了。别说她不是那种祸水般的宠妃,即便是是,咱们也不要出手,惹怒了她得罪了皇上。谁看她不顺眼,就让谁去干好了。”

    她指的自然是傅明珠。

    “是。娘娘考虑的深远。”皇后娘娘温雅君,从在大皇子府时开始,就一直是个坐山观虎斗的性子。

    没有十足的把握,她绝不会出手。

    就像她的位分一样,稳如泰山。

    “我如今是后宫之首,只要她们的手不伸到我面前,大可以让一让她们。不做不错,多做多错,我已经稳赢的局面,何必多此一举呢。”皇后娘娘呷一口茶,品了品:“等婉贵人生下孩子……”

    “可是奴婢瞧着,婉贵人不大好了。”涵姑姑忧心忡忡,相比于温雅君的稳重,她有些沉不住气:“还有三个月呢。”

    “太医不是说胎儿没事了吗?”皇后娘娘漫不经心,真的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太医是说胎儿没事,可是……时间那么长,若是婉贵人身子骨一直不好,怕小皇子生下来体弱呀。”涵姑姑倒是真的担忧。

    “不长了。”皇后娘娘幽幽叹气:“若是三个月不保险,那就一个月吧。”

    涵姑姑闻言吓了一跳:“您是说,早产?”

    “不都是说,七活八不活吗?”皇后娘娘眯起眼睛:“本宫问过太医了,保到七个月,若是没有先天不足的话,生下来好好养,是有希望的。”

    “那婉贵人?”涵姑姑有些可惜,那样一个水灵的美人儿,就这样莫名其妙连病因都查不出来的凋谢了吗?

    “没办法,这是命。她要生儿子,她儿子就要吸她的精髓。”皇后娘娘不觉得这是病,太医对她解释过,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

    怀了身孕的妇人,因为营养全都被胎儿吸收了,自己跟不上,瘦了黄了病了的事情,并不少见。

    只是她没有去深想,这种事情都是穷人家的孕妇,因为缺衣少食导致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