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宫里锦衣玉食的,哪里会缺营养,让母子竞争?

    涵姑姑是知道的,若是小的活着,大的死了,是最让皇后娘娘称心如意的。

    如今别说太医没有查出来什么,即便是查了出来,皇后娘娘说不定也不会管。

    当初在大皇子府,若是皇上没有登基,她就是打算去母留子,等沈婉生下孩子以后送走的。

    如今进了宫,好好一个贵人,生完孩子以后,总不能说消失就消失了,皇后娘娘也不愿杀人留孽债,曾经还好是头疼了一阵子。

    从沈婉病了,皇后娘娘的心结就打开了,头疼病也好了。

    七个月,她只要七个月。

    那沈婉只要再坚持一个月就好了。

    涵姑姑感觉后背上凉飕飕的。

    是一种眼看着生命渐渐枯萎,要走到尽头,悲剧上演却又无能为力的悲凉与无奈。

    唐白慢悠悠踱到宫里的时候,张雨薇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等候在了青岚轩的门口,她身边只带着宝娟。

    见唐白回来,张雨薇冷眼看了她一下,极不情愿的行了个礼,自顾自起身,问道:“不知道娘娘唤妾身过来,有什么事情?”

    唐白道:“进宫里来说吧。”

    张雨薇见她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一上来就两个大耳刮子甩过来,刚才自己一开始显示出来的气场好像并没有什么用,一下子就泄气了,忐忑不安的进去。

    唐白不仅给她让了座,还给她上了茶水。

    “今日找你来,既不算账,也不说什么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唐白笑着:“喝几杯水酒,一笑泯恩仇。”

    张雨薇难以置信的望着唐白:“娘娘……娘娘说笑吧。”

    她以为,唐白位居高位,如今记起了她,她上面没有人,自然是要拿自己好好开刀的。

    想到慕容宝儿被唐白划伤了脸,留下了狰狞的疤痕,如今在家里,成日里被花子俊打骂,言语侮辱,连下人看到她,都别过脸去。

    让慕容宝儿将家里的下人全都换成了面目丑陋之人,这样子,花子俊连家都不回。

    花大人和华夫人,更是眼不见为净,自己独门独院的关着过日子了。

    慕容宝儿如今在花家,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张雨薇只觉得自己的下场,不会比慕容宝儿好到哪里去。

    她自然是不相信的。

    因此,宫里一来人传唤,她就求了婆婆,若是她一个时辰之内不回去,要英国公府夫人去宫里求见太后。

    又让丫鬟给傅明珠递信,请她也到唐白宫里来,万一要整死她,还来得及救一救,日后一定为傅明珠马首是瞻。

    这才敢放心大胆前来应会。

    谁知道,唐白却是要与她和好的姿态,一笑泯恩仇?

    自然是不敢信。

    唐白在皇宫,不可能随随便便杀死她这个英国公世子夫人,这一点数她还是有的,除非唐白自己不要命了。

    可是,折磨却是少不了的。

    唐白却偏偏太让人出乎意料。

    “怎么是说笑?”唐白笑着命点萍端上水酒来,冲张雨薇和善一笑:“从前我们两家的恩怨,关于你的姐姐,我的哥哥,既然都已经不在人世了,那就不必再提。后来的那些,都是误会,大家同为相国府的亲眷,多少,也要守望相助才对。”

    张雨薇一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唐白这是在宫里孤立无援,没有良家,没有后台,只有曾经同为相国府的人,那就是自己,如今在英国公府,还算是有些身份,能够与她合作互助了。

    她是这个意思吗?张雨薇怎么有些不信呢?

    “对了,说起来,相国夫人呢?”唐白问道。

    相国府的亲眷,后来一直没有消息了。

    “大伯母带着他们回扬州了。”张雨微笑着回答:“落叶归根,也是好事。”

    “如此我就放心了。”唐白瞧着张雨薇不喝,笑着说道:“喝呀。”

    本来笃定唐白不敢在宫里随便杀人的张雨薇,此刻瞧着唐白的笑脸,笑眯眯的突然让她生出一股寒意。

    她最后一次针对唐白,是雨中殴打,那时候差点以为她死了,可见下手多严重。

    唐白却说轻而易举原谅了她,日后还要守望相助,可能吗?

    她纠结忐忑,手哆哆嗦嗦的端起酒杯,到底拿到唇边,却又放下:“你到底要干什么?”

    “怕我下毒?”唐白轻蔑一笑,几步上前,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

    张雨薇看得目瞪口呆。

    唐白喝完,坐回座位上:“如此信了?”

    张雨薇半信半疑,瞧着点萍又倒了一杯酒进去,然后,狠狠心,一咬牙喝了。

    若是真的有事,英国公府不会放过她。

    自己再怎么不得相公欢心,一个皇上的后妃,也不能这样欺负公侯家的儿媳妇。

    即便是皇上护着,还有太后呢?皇室颜面何存?

    张雨薇喝完后,紧紧闭着双眼,紧张的感觉身体的适应过程,半响后,发觉并没有什么不适感,口腔中一股葡萄酒甜腻腻的味道,倒是忍不住笑了:“好酒。”

    “那就再喝。”唐白又命点萍倒酒。

    张雨薇这回不再迟疑,爽快喝掉之后,还冲唐白一挥手:“淑妃娘娘位高权重,想拉拢妾身,是正确的,毕竟,只有咱们,是从小的交情……咯……”她连喝了好几杯,说话的语气换成了以前跟唐白的那种高高在上。

    唐白也不恼,只一杯酒又一杯酒的劝她喝着。感觉差不多了,才命点萍送她出去。

    张雨薇却不干,她微微有些醉了,却是耍着无赖:“淑妃娘娘,唐白!”她高声叫着:“既然你这样有心与我交好,那我便卖你一个人情如何?当作妾身,妾身的投名状!”

    她心里还是想跟着傅明珠的,只是若是唐白肯放过她,那是天大的好事。

    “我跟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啊。”张雨薇笑着,有一种窃窃的快感,她对唐白说道:“不知道你心里还有没有顾少钧啊,他出事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