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只是出乎意料的,顾家并没有派人来接。

    侯夫人心里已经明白,笑着对顾少钧说道:“我们回来,不过是让你父亲认祖归宗,至于其他人,都无所谓。”

    老侯爷名讳为顾明勋,乃沧州顾家长房二子。

    一直走到沧州下辖的顾家所在的白阳镇上,才远远看见有人在镇口接着。

    来的仍旧是顾家二房的人。

    顾家二房如今没有什么人了,除了老太爷,就是顾明勋的两房亲兄弟与一个庶弟。

    “明勋他……”老太爷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瞧着侯夫人下车跟他见礼:“郡主……”他对侯夫人还是旧时的称呼。

    郡主早已经走出悲伤,老年丧夫和侯府被抄,路上十来天的奔波,让她一直养尊处优的面容,有些些许苍老之态,但是那种举手投足之间的风华,却仍旧是一览无余。

    “我如今已不是郡主,皇上收了侯爷的爵位,也收了我的诰封。”侯夫人笑,对着身后的老爷们一一行礼:“大老爷,三老爷,四老爷。”

    那些老爷们也过来给她拱手:“二嫂。”

    顾家的宅子是一处老宅,东阳城第一世家的名声,也已经传了百年了。

    触目四望,皆是百年世家的丰厚底蕴。

    唐白的父亲唐子文,是立军功上位的,相比于这种传承的大家族,少了几分拘束和规矩,多了自在和随意。

    唐白虽然教养的洒脱,到底是有几分大家闺秀的风范在,一路走着,一路瞧着,都记在心里,默不作声。

    顾家给他们准备的宅子,是一座两进的宅院,仍旧是在顾家的宅子里头。

    因老太爷在,所以都没有分家。

    安顿好了,侯夫人带着顾少钧去拜见各房长辈。

    因唐白身份未明,自然是不用去的。

    侯夫人走了一圈回来,已露疲态,珊瑚和素锦姑姑服侍她睡下,又安顿了唐白和阿竹。

    顾少钧则是跟顾家其他堂兄弟一起,住在外院。

    他如今已经瘸了,又没有承袭爵位,因此,不少人看着他,都带着几分探究的味道,顾少钧也不恼,只面无表情,一应该尽的礼数尽量周全了。

    阿竹已经跟苏一成亲,唐白已经更名唐瑶,只说是阿竹的远方表姐,前来投亲的,如今在侯夫人跟前伺候。

    顾少钧有孝在身,大家默契的都没有提与唐白的事情。

    反倒是侯夫人考虑的最周到:“钧儿年纪也不小了,再孝守三年,倒是耽误了太久了。我这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不知道还能不能抱上孙子,我思来想后,还是要借孝,让你们早日成亲。”

    唐白已经十九岁了,侯夫人说顾少钧年龄大,莫不如是在说她。

    所谓借孝,就是指非要嫁娶之人,在热孝的白天之内完成,称为借孝。若是百天之内有了孩子,那就是老侯爷的意思,是喜事,不算不孝。

    “你们两个孩子,我是瞧着这样一段一段波折的,太苦了。”侯夫人说着不禁红了眼眶:“如今事事都清楚了,你们的心也可以放下。我再不筹谋,怕是夜长梦多,好事多磨。”

    更多的是,顾少钧如今非官身,非侯爷,脸上有疤,又瘸了一条腿,再等三年他都二十五了,再想说一门好亲事,也是很难了。

    侯夫人并非没有私心,她在成全这一对苦命鸳鸯的同时,也是想着维护自己的儿子的。

    以顾家如今的样子,顾少钧的条件,三年后,能说一个叫唐瑶的平民女子,就算不错了,更遑论唐白这种长相和教养,以及聪慧和能耐。

    更有的,是她对儿子的情比金坚。

    宫里的事情,侯夫人旁敲侧击的问过,唐白当时只说了一句:“不过是有名无实。”

    侯夫人相信唐白不至于骗她。若是真的要骗,以皇上昭告天下为唐子文正名的宠爱,唐白也不至于会被打入冷宫。

    如此,倒不如说她始终不从,触怒了皇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