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因此,侯夫人对外,只说唐白与顾少钧是早就有婚约的,只是对方家中父母已经不在,一直寄养在侯府。

    没想到老侯爷突然去世,如今只能赶在热孝中办喜事。

    顾老太爷瞧着顾少钧如今的样子,也知道侯夫人如今赶紧是为了什么,倒是没多说就同意了。

    一切自然是从简的。

    唐白从苏一家中出嫁。

    阿竹大着肚子不能参加喜宴,当天回避了。

    宾客不多,因为这些年没有怎么太多的来往,所以也没有熟到可以闹洞房的人。

    加上是在孝期,一切从简,甚至许多大族世家成亲的繁文缛节,都省略了。

    “委屈你了。”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顾少钧瞧着一身简单红装的唐白,悄悄握住她的手,在她身边坐下:“本来,是该十里红妆,八抬大轿……”

    “不委屈。”唐白伸出手,堵住了顾少钧接下来要说的话。

    她等顾少钧没有诉说的欲望了,才道:“如此才好,远离了朝堂那些纷争,此刻,我的心里是最平静的时候。”

    她没有撒谎,也没有骗人。

    相比于以前无论在哪里,背负着父亲母亲莫名惨死的疑惑,还有在京城里与人争斗,寄人篱下,如履薄冰的艰难生存,如今,跟着平民百姓顾少钧,在顾家大宅深居简出的生活,才是她真正梦寐以求的。

    “真的?”顾少钧多少觉得委屈了她。

    真正是造化弄人。

    其实,侯夫人最开始提要他成亲时,他是拒绝的,是真的不想,就这样偷偷摸摸,将唐白娶进门。

    她值得这世上最好的婚礼。

    可是,侯夫人只说了一句话:“你爹的坟在京城,虽然咱们是白身,可是总要回去祭拜。若是遇上有心人认出唐白没死,到时候,皇上若是还不死心,你当如何?”

    唯有唐白真正成为唐瑶,再嫁作他人妇,才能彻底跟过去决裂开。

    “若说有遗憾,就是大哥不能来送嫁了。”唐白感慨。

    顾少钧也无言。

    唐子文与北王,皇上之间的纠葛,唐白已经原原本本,全都说与了他听。

    既然是皇命不可违,他们也只能放下。

    只是,不知道远在硕风族的唐青,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唐白的信,能不能到大哥的手中,引大哥来沧州一见?

    一切都是未知之数,只是,对于这饱经磨难的二人来说,却是再也拖不得了。

    守孝三年,他们真是怕够了变数。

    如今鼓足勇气借孝,也是多亏侯夫人一力促成。

    只是那三媒六聘,却是不能了。

    顾少钧吹灭了那一对龙凤烛台:“早些安睡吧。”

    却是没有要动唐白的心思。

    唐白知道他如今在孝期,虽然成了亲,但是房事上面的规矩,却是不得不守,点头便躺下了。

    顾少钧却是帮她掖好被角,自己去那矮榻上去睡觉。

    唐白心里一冷,瞧着顾少钧的眼神就充满委屈。

    顾少钧看着她,促狭一笑:“睡在一起,我怕我把持不住。”

    唐白羞得满面通红,将脸埋进被子里,心里却是欢喜的睡不着。

    翌日一早,侯夫人已经候在小客厅,等唐白过来给她奉茶。

    因知道不能房事,侯夫人也是说了一句:“委屈你了。”

    唐白不觉得委屈,只觉得开心。

    终于在一起。

    三年后,洞房。

    老侯爷孝期已过。

    唐白关灯了。

    开灯时,已完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