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让更适合的人取代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闪婚三个月,曲染迎来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单宇阳将协议书扔向她,嗓音醇厚好听,却充斥着绝情的味道,“签了它,从此以后我和你没有任何瓜葛。”

    单宇阳的话久久的犹如咒语似的缭绕在曲染耳边,甚至好半会儿让曲染都回不过神来,只是她骨子里的倔强劲儿迫使她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服软:

    “想跟我离婚?好啊,谁怕谁!”曲染口气不好,其实已经有火焰在沸腾了,他们曲家好歹也是大户人家,不是什么寒酸落魄,随随便便的家庭,单宇阳一句想离婚,她就得配合?做梦吧!

    单宇阳抬眸,微微扬起下颚露出好看的弧度,也暗示她赶紧签字,少啰嗦。老娘要是不签,跟他姓。

    曲染随手翻了翻离婚协议,心里犯嘀咕,她不是没种的人,要是不签这个字,她就跟单宇阳姓,只是当注意到她只能得到赡养费只五千万的时候,曲染的火气井喷:“凭你单家的财力,分我五千万,你把我当乞丐啊!”

    曲染边说,边恣意的将离婚协议书扔回给他,态度傲慢,“离婚可以,但是单宇阳,你得给我听清楚一点,我们曲家的女人可不是说不要就能不要的,我分不到你十亿八亿家产,休想让我离婚签字,不然我们就耗吧,反正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保持这种关系刚刚好。”

    曲染狂妄的态度,令单宇阳脸色一沉,与之前相比更为阴森吓人。

    她的心底被猛然一惊,只是想吓她,曲染可不是吓大的。

    单宇阳趋近,双眸锋锐夺人,即使不说话,也能轻易的将人灼伤,更似能轻而易举的洞悉一切。其实,曲染深知自己不是单宇阳的对手,至少他想什么,或者想做什么,她完全猜不透。

    伴随着单宇阳的靠近,曲染的鼻端吸吮着一道干净清冽的味道,好像是介于男人与男孩之间的气息,诱得人心酥麻,慌乱不已。

    曲染和单宇阳彼此那么近,近到仿佛连彼此的心跳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她就像傻缺一样怔在原地,什么也不能做,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有狂乱的心跳声似快要破胸而出那般激荡。

    不得不承认她对单宇阳还是有感觉的,只是曲染为自己的没定力发愁,也很害怕,觉得眼前的单宇阳真的好可怕,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她只不过是只跳梁小丑似的,偶尔的任性,是他的容忍,否则,早就不配和他在这儿起争执。

    “……单宇阳。”嚷着他的名字,似提醒,又似抗议。

    单宇阳的视线一瞬不瞬落向曲染,眸光深沉,浑身笼罩着冷冷冰冰的戾气,“曲染。”

    终于,单宇阳不咸不淡的开了口。

    这个名字,她的名字,曲染记忆中,还是第一次听到单宇阳唤她,纵然是连名带姓的唤,却觉得好温暖。曲染呆愣木鸡似的点了点头,莫名的乖顺了。

    由始至终单宇阳是镇定无比的语声,煞有介事的一本正经,曲染还以为单宇阳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拿来发表重大意见,可听下去,那话足以将她逼得自惭形秽,“曲染,你不想签字离婚,是喜欢上我了吧。”

    好让人脸红的话,这个家伙总能把她很轻易的置于尴尬境地。

    曲染面带怒火,狠戾的推开了逼近的单宇阳,她的恼羞成怒,越发衬托出单宇阳的从容不迫,他是个自持力很强的人,好像任何事情都无法撼动他,勾不起他情绪的涟漪。

    “单宇阳,就承认吧,你是不行的!外头一直盛传你不近女色,我不信世上真有这么纯洁的男人,你是另有隐情吧,你是身体不行,不举吧。”

    如今曲染只有拿这一点不断的嘲讽奚落他,否则还真不是单宇阳的对手,光他一双吓唬人的厉眸就足以秒杀她。

    “我不会受你激将的。”单宇阳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