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5章 开国勋贵们的可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继续积蓄力量,多生子嗣,这样大赵才有复国的希望”

    端木赐回到宰相府邸,立马召集了左相尹铎等宰相府邸的要员,把自家大王吕荼的王诏内容一一讲了,众人听完后是面色各异。

    最后端木赐带着众人去了大牢,把众王子王孙放出了牢狱。

    然后当场宣布了郑旦立为了正夫人的诏书。

    所有在场的王子王孙全部傻了。

    这个消息无疑是向众人宣布,太子是王子文!

    王子圭听到自家父王立自家母亲为正夫人,是差点忍不住兴奋的跳了起来,可是想着眼前这么多人,又加上太子刚死,若是自己高兴,那么将会处自家母亲兄长以危险的境遇,所以当下强忍着,抓住还在震惊当中的王子文的手,对着宣诏的端木赐道:“谨遵王命”。

    众王子王孙见闻是脸色异常的诡异,王子安更是差点暴怒跳起,反驳这是伪诏。他虽然在狱中,可是外界发生的事,他一点也没错漏过。

    他已经得到了他门社中人消息,说朝堂上下有一多半的大夫卿族会支持他的母亲燕姬为正夫人,既然如此,怎么会峰转路回变成了郑旦为正夫人?

    再说就算是退一步讲他的母亲没有当上正夫人,那当上正夫人的也应该是次夫人雅鱼。

    众王子王孙当中亲和王子文一派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振奋的,当下高呼万岁,谨遵王命。

    剩下的众王子王孙见事情已经如此,也跟随接了王诏,王子安咬着牙咔嚓咔嚓的,但是他最终还是跪下了接下了王诏。

    既然你看不上你这这个十五儿子,那我就给你看看你这个儿子的能耐!

    王子安恶狠狠的心中道。

    行宫当中,宫伯宣诏的旨意也到了郑旦的宫中。

    郑旦听到自己被赐封了正夫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雅鱼正好路过,听到了消息,慌忙笑着拉着郑旦的手接下了王诏。

    似乎雅鱼对于这一切并不放在心上。

    其实雅鱼心里清楚,早在一年多前,当初迁都队伍行至洛邑,吕荼第一个留下宿眠的人是郑旦时,她就猜到了今天。

    燕姬夫人的所居,当她听到仕女的禀报后,人一下子绝望的瘫坐在了地上,他知道他儿子的太子梦是断了。而她的双胞妹妹则是木然不语。

    深夜时分,郑旦无法入睡,她走到那个机杼下,拿着纺线团,又开始纺织她的布了。

    “二女,你曾经的一直致力于的梦实现了,阿姐当成了正夫人,文儿不久也会成为太子”

    “可是为何阿姐没有一丝的高兴呢?”

    “二女你说,为何呢?”

    郑旦拉纺织的机杼声咚咚的在宫殿内成为绝响。

    长安城外,终南山上,王子安秘密见了一人,不久王子安兴奋的折返回了长安。

    蜀地,青城山。

    东门无泽抓住了修仙的黄帝,然后愤怒的用火活活烧死了她,消灭了一切她的生活迹息。

    “翟璜,禽滑釐还没有消息吗?”这已经是三个月了,可是还没有禽滑釐的消息,这让东门无泽变的惴惴不安起来。

    翟璜擦掉额头的汗水道:“将军,三天前,我们收到的军报说,禽滑釐将军不是在南方的雨林当中追杀蜀国余孽吗?相信他很快就会返回”。

    东门无泽闻言勃然大怒:“翟璜,你是不是以为本将好骗不成?禽滑釐现在到底在何处?”

    翟璜道:“将军的话,末将不明白,那军报是禽滑釐将军发过来的,末将不过是个传声筒,他说他将会折返”。

    翟璜开始耍赖,反正所有的责任都推在禽滑釐的身上,东门无泽根本无法奈何于他。

    只要等,等,或许不久,只要禽滑釐把那件大事做成了,到时候自己就彻底的安全了。

    东门无泽见翟璜嘴硬,呵呵冷笑,他拍了拍三下手掌,不久一名将军被两名军士搀扶着走了过来。

    翟璜看清那来人面目后,脸色巨变,像是见了鬼似的,不可置信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那名将军挣扎开军士的搀扶,走到翟璜的面前,冷笑道:“怎么,翟璜将军,盼着我乐羊死吗?”

    那受伤的将军正是失足坠崖被误认为已死的乐羊!

    翟璜见事情已经如此,暴喝一声,拔出剑来就要杀了乐羊灭口。

    谁料孙恩一剑挡开,孙恩看着翟璜道:“翟璜将军,何必心急?”

    翟璜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赶忙道:“将军,这乐羊是杀害太子的凶手,末将想起昔日太子对末将之恩,就忍不住想吃其肉喝其血为太子报仇”。

    乐羊听到翟璜污蔑他,当下是哈哈惨笑:“我要杀死太子,我是太子招降的人,我的儿子更是太子的得意门生,我靠近太子的机会如此之多,若是想杀太子,机会多的是,何必绕了那么圈?”

    翟璜道:“你这样做是为了逃避责任,继续在齐国过上你的好日子”。

    乐羊道:”翟璜,这话恐怕是你之所以杀死太子的原因吧?“

    “胡说八道!”

    “太子重用我为左路将军,可以而知,将来在朝堂上,也是卿族一方的人物,我有何理由杀死太子?”

    乐羊闻言冷笑:“翟璜,我可没说你是为了富贵杀害太子”。

    翟璜见闻,心中一哆嗦,下意识的身体又往后退了一步。

    乐羊见了眼睛中释放出冷芒:“我可听说在攻下洛邑之前,你曾经向大王讨要一女子,后来那女子自杀被太子救下,成为了太子的妾室”

    “那时本将还高度评价你翟璜呢,说你有大丈夫气节,可是没有想到你如此的卑鄙心肠,竟然为了一女子害死了太子!”

    乐羊暴喝着。

    所有在场的将军们都看向了翟璜。

    翟璜大叫道:“胡说八道!本将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大好的前程?”

    东门无泽见翟璜还不承认,当下怒道:“既然你还不承认你和禽滑釐勾结了楚蜀贼人,害死了太子,那我就让你再见两个人,希望这两人能给你清醒清醒”。

    言罢,大喝道:“番吾何在?“

    军士当中番吾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