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卷十 第三十四章 苍茫谁主(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根石柱擎天而起,化作孤立隔绝的战场,战场上,两道身影对立,万千焰雀聒噪齐飞。

    道家传奇功法“万灵齐物法身”,竟在一年轻女子身上再现,风火雷电,万灵听召,一时间,强如隐虚为,也收起从容之态,凝神应对。

    但左飞樱知晓,她的法身非是依仗自己修为,而是借外力催成,更准确的说是强纳足下流淌的地脉之力。

    地脉一贯沉静安稳,若在平时,想借用地脉之力,需得消耗甚多人力物力,延着地脉勾勒出阵纹,启用阵势才能汲取地脉之力。

    但此时,因净天祭坛开启,磅礴的天地灵气正延着地脉向昆仑山上汇聚,地脉已由静转动,等于六道恶灭为利用地脉铺垫了前提条件,所以纪凤鸣能借地脉流动施展履脉传心术,感知各方战况。

    而左飞樱也能因势利导,从足下流淌的地脉雄力中截取一丝一缕,让她短暂成就了“万灵齐物法身”。

    同样,也只“与万物齐一,与天地并生’的万灵齐物法身,才能助她容纳地脉灵力,否则,若以血肉之躯强纳地脉灵力,以她的修为,早已不堪承受,爆体身亡。

    但左飞樱清楚,即便有了万灵齐物法身,驾驭地脉也只是暂时。万灵齐物法身说是数百年无人练成,其实功法本身并无难度,只是无人愿意练。

    万灵齐物法身追求的境界是万类自由,万灵平等。修炼的过程,亦是将自身分解的过程,摆脱血肉之身,万化冥合,离情别恨,化作纯粹的天地灵气,自此无形骸,无生死,无喜悲,与天地融为一体,与世长存。

    所以历来的修炼者最终都化作一抹灵气,消散天地,修炼者达到道家追求的最高境界,他们是否算得偿所愿已不得而知,但在更多人眼中,这简直就是自杀。

    在左飞樱眼中亦是如此,她有情未了,有恨未消,她眷恋昆仑山上白雪漫天,银龙素裹的奇景。也期待春阳融冰,第一缕溪水流淌的声音。昔年门徒百千,蔚然论道,是她忘不了的过去。来日收复天宫,重回万象,是她割舍不掉的未来。

    与天地融一,或许真能超然物外,但天地虽大,她的天地,却只在昆仑一隅。

    而今,地脉灵力正在灌注体内,冲刷着她的五脏六腑,经脉脏腑充盈欲爆的极度胀痛,让她自入阵以来第一次摆脱了那如附骨之疽般的饥饿感,以远超全盛之期的姿态,应对眼前强敌——隐虚为。

    出身北地妖族,修为不逊妖世三尊,纵然不知他来历究竟为何,左飞樱亦深知,眼前之妖,是生平罕见的高手,逼得她不顾强借外力后的极端反噬,行搏命之举,只为争取渺茫胜机!

    强纳地气,开启法身的代价,是她的肉身正在慢慢“灵化”,之后还将慢慢分解,最终彻底消散。但换来的,是远胜先前的磅礴术力,她要赶在肉身崩毁前,绝杀隐虚为!

    “啪!”

    清脆一声掌击,结印的双手闭合,宣誓左飞樱的诛妖决心。

    随着她双掌拢合,四面八方包围隐虚为的焰雀齐向中间聚拢,漫天飞舞,铺天盖地之势,化作轰轰隆隆的爆破声不绝,无数炎花绽放,将天地好似化作火与热的世界,隐虚为渺小的身影瞬间被淹没在赤炎与黑烟之间

    但爆破声未绝,便有一道身影穿破硝烟,自爆裂的炎界中纵身腾空,足下轻点,双手负后,踏着爆炸的气浪层层拔高,从容之姿,未见丝毫窘态,重重炎爆下,隐虚为竟是毫发未伤,口中冷嘲更是盖过轰鸣爆破,道:“强借地脉之力,你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经验,见识,阅历皆是远胜,甫一交手,隐虚为已识破左飞樱修为越级拔升的原因。

    “万象天宫,山门不败,是你将以性命,偿还你先前的亵渎!”左飞樱从来也未自大到认为自己能一击奏效,便闻她冷叱一声,十指翻飞,前招方歇,后招又至。

    她十指上如有丝线牵引般,爆裂的火浪分成数股,拉起十条张牙舞爪的炎龙,炎龙流卷,焚天而上。

    先前生机勃勃的南明离火此时只存毁灭之威,这是炎龙,亦是左飞樱的怒火,阵法开启之前,隐虚为双足肆无忌惮的踩在万象天宫山门上,这笔账,左飞樱一直记着呢。

    火龙舒展漫长的身形,留下经天火痕,织出赤红的轨迹,它们紧追隐虚为,又个个似有灵识,围堵,阻截,包夹,转身甩尾间,甩出层层炎浪,不吞噬隐虚为誓不罢休。

    隐虚为踏破爆炸的腾起黑烟,凌空不断变化身形,倏忽上下左右,俄而前后翻飞,以身法进行周旋条条火龙。

    此等身法为饿鬼道三大绝技中的“鬼纵步”,饿鬼道已饿鬼吞业大法为基,衍生“鬼纵步”、“婆娑坠业手”、“业障贪饥火”三大绝技,分别对应饿鬼进食是扑击、抓取,吞咽的三个动作。

    由饿鬼扑食动作衍生而来的“鬼纵步”本只求实用,毫无美感,但经隐虚为使出,却灵动飘逸,进退自如,每每于千钧一发的间隙避开火龙的吞咬。

    眼下就好像是一场舞龙,而隐虚为就是舞龙时的绣球,既不会轻易被群龙吞下,却也摆脱不了群龙的追逐。

    隐虚为看似轻松写意,实则亦早已全神贯注,“万象天宫,山门不败”,确实不是虚话。术法者施术皆重天时地利,而立足昆仑上,对左飞樱这种万象天宫精英弟子来说,就已是得了地利,自幼生长,常年修行,她的双足早已丈量过昆仑山的每一寸土地,若否,怎可能这么快就掌握地脉流向?

    隐虚为本想牵制拖延,等左飞樱承受不住地脉之力自取灭亡,但经此片刻,已感压力。身后火龙如影随形,稍有不慎,便将化为齑粉,隐虚为心知若任由左飞樱全力施展,不断加催术法,恐怕不等左飞樱承受不住,他可能已先一步吞下败果。

    此刻的左飞樱,已与先前判若两人,逼得他不争胜,便要饮败!

    想通此节,隐虚为眼神一凛,于空中骤停,这一滞之间,十方火龙已齐至,上天下地,四面八方,炽热气息已令隐虚为发丝欲燃,但隐虚为却无视及身炎龙,冷道:“容我提醒,山门不败的虚妄传说,三年前,已被打破!”

    话音未落,隐虚为单足点空,凌空旋起,瞬间风疾云走,随他的旋转产生一股强烈气流,那齐攻而来的炎龙撞在气流之上,却被螺旋气流干扰,偏转,携裹,竟成互相攻讦的局面,彼此对撞。

    “轰轰轰轰”伴随着不绝于耳的惊爆之声,方才威势骇人的炎龙一瞬被破,散作破碎的焰火,但漫天焰火未能飘落,又被卷入螺旋气流之间,流火绕风而行,风助火势,火随风燃,顿成火焰龙卷之相,。

    而下一瞬,隐虚为旋转之势陡然骤停,无尽焰火被旋风甩出,化作流星火雨,纷然天坠,宛如末世灾劫,砸向左飞樱。

    仅借“鬼纵步”的身法高速旋转,便破去了左飞樱的炎龙围杀,看似轻描淡写,但需得对每一分气流都有详细如微的掌控,才能破去炎龙同时反守为攻,否则稍有不慎就是引火烧身,隐虚为以巧破力,彰显一身上乘修为同时,更是对左飞樱先前以火焚火,借力使力的回敬。

    而听闻他揭人疮口的话语,左飞樱本想回他一句,“三年前,也只趁师尊和师兄不在,你们才敢偷袭昆仑!”

    可形势之急,无数流星砸落,已令她无暇开口,她自臂上一扯,流水组成的臂带飘荡而出,迎风而涨,化作一条蜿蜒河流,横挡在前。

    自古水火不相容,炎雨砸如浪潮之中,便闻“嘶嘶嘶嘶嘶嘶”数不清的茫茫水汽疯狂蒸腾,疯狂冲向天空。

    可更高不可攀的天空之上,还有隐虚为腾跃而至的身影!

    心知与术法者对决,距离是胜负生死的关键,隐虚为再方才瞬间,已借水汽遮挡,足踏虚空,转眼欺身已近。

    却又见左飞樱摊开一掌,放在唇边,樱口一吐,又是一阵热风席卷!

    术法-景风夏至!

    “星火五月中,景风从南来。”

    天地之间有八风,景风是夏至之日,自南而来的热风,此时带着夏日暑气,直吹向漫天蒸腾的水汽,水汽本就高热,又经热风携裹,茫茫白汽冲撞天空,涌向隐虚为,如龙如虎,在饿鬼之界构成云雾盛景。

    飞跃而至的隐虚为遭遇迎面而来的云雾,足下一顿,抽身欲躲,但不同于方才的炎龙,水汽弥漫,铺天盖地,根本没有任何躲闪的空间,隐虚为只觉浑身肌肤湿热灼烫,热气随呼吸直入肺腑,已被蒸腾水汽追上。

    好在蒸腾的水汽虽能在范围上铺卷,却也牺牲了热力,终不如炎龙焚身燃骨,知晓躲闪不及,隐虚为索性不躲,他不退反进,再度向前,直直扎入云团深处。

    同时汇妖力于周身,硬抗水汽高热,意图以最快速度,强行冲出水汽笼罩范围,黏连肌肤的湿热让隐虚为感觉自己像是下了汤锅的鱼,马上就要被煮熟,硬抗煮沸的高热,对妖力和肉身都是极端的消耗摧残,但也是以伤换胜的机会。

    只要强行冲出水雾,他便能近邻左飞樱周身,失去距离保护的术法者,将脆弱的不堪一击!

    可隐虚为再施鬼纵步在水雾中踩踏之际,却忽感如陷入泥沼,周遭分明是轻飘飘的水汽,此时却感意外沉重黏连,令他动作滞碍,一跃之下竟直前冲了区区两丈,而且他感觉得到,水汽正在快速以他为中心聚拢,变得越来越沉。

    术法-天一真水!

    左飞樱一手高举,向天虚抓,好似是将那硕大云团抓入手中,而随着她五指缓缓聚拢,云团也在坍缩,凝聚,好像被攥在手里的棉花,越来越小。而云团之中的隐虚为更是如溺水中,不得脱身,而更致命的是,他全身血液正从毛孔被挤出,骨骼都被庞大水压压得“咔吧”作响。

    天一真水,乃是水中之水,自水中凝炼而出,三百桶水才能凝出一滴天一真水,一滴天一真水,自然也有三百桶水的重量,而现在,就是天一真水的凝炼、压缩的过程,将三百桶水挤成一滴是何等力量?隐虚为现在就承受着何等力量。

    先让隐虚为陷身水雾之中,再以天一真水之法,将水汽压缩,左飞樱术法连环,环环相扣,隐虚为未料到左飞樱的后招,本想快速穿过雾气,却反让自己自投罗网,陷入险境。

    便见漫天水雾已坍缩的只成两丈的水球,那水球流动,而内中已混有刺眼血色,再过片刻,凝成天一真水的将不止是雾水,还有隐虚为的血水!

    而关键之刻,水牢之中,忽见业力升腾,冲霄而起,狰狞的饿鬼法相虚空再现,是隐虚为不甘坐以待毙,奋起全身修为,再施饿鬼吞业大法,凝成吞天食地的饿鬼法相。一个四肢羸弱,唯有大腹鼓涨的饿鬼在半空之中,张开留着口涎的腥臭大口,如鲸鱼吸水一般,将那水球的水流隐虚为身上吸离,贪婪吮吸入腹中。

    水刚入肚,天一真水便在饿鬼肚中凝练完成,饿鬼如吞下万钧重物,发出凄厉的惨嚎,肚子被硬生生坠开一洞,肚肠流淌间,见有一滴晶莹水珠砸入地面,那天一真水却落地成坑,在岩层中不断下潜,穿透石柱,不知将坠地多深。

    可见若稍晚一步,隐虚为的全身血肉亦将被压入这一滴水中,天一真水之威,实在令人胆寒。

    而虽解天一真水之危,隐虚为情况亦是凄惨,他浑身渗血,血液又被热气蒸腾,宛若一个蒸熟的螃蟹,更要命的是饿鬼法相开膛破肚,形将崩溃,法相是真气的外显,法相被毁,亦是对隐虚为的反噬,方脱水牢的隐虚为一口气未喘出,便已摇摇欲坠。

    不,他是真的坠下,从摇摇欲坠状态,猛然得被拉扯着坠下!

    水热交并,雷电自生,一条雷索不知何时缠绕在了隐虚为的脚踝。左飞樱不给隐虚为丝毫喘息之机,痛打落水狗的她,一个术法接着一个术法。便见她指结术印,天上就好像有个一个看不见的巨手,抓住了雷索的一端奋力挥动,将缠绕在雷索另一端的隐虚为抡圆了,轰然砸向地面上。

    消耗甚剧的隐虚为哪能抵挡这连环的攻势?身不由己的被电索甩动。

    砰!

    一声震响,隐虚为的身体将地面砸出一个凹坑,又受反震之力弹起,而雷索再度绷紧抡圆,反方向再砸!

    “砰砰砰砰!”砸击声不绝于耳,短短一瞬,隐虚为就被来回砸地无数次,就好像身下拔地而起的石柱是钉子,而左飞樱正以雷索为柄,以隐虚为的身躯为锤子,不停得夯击着“钉子”,立足的石柱已因这不断捶打,硬生生被锤下了三尺!

    而左飞樱仍未停手,甚至变本加厉,下一个咒术又已成形,隐虚为再次被砸到地上之际,九霄之上雷霆咆哮,一道道雷电划破饿鬼道昏暗的天空,如伐罪之剑,轰击而下。

    雷电九天之术!

    万象天宫杀力最强的术法之一,与其杀力对应,消耗的真气也是甚为巨大,但强纳地脉之力后,左飞樱体内真气早已充盈欲爆,给欲宣泄,雷动九天这等术法也不要真气一般毫无顾忌的砸下。

    “轰轰轰”无数雷鸣响彻,映得天地一片煞白,高耸的石柱就像竖在大地上引雷针,引来万千恐怖电蛇,轰击在隐虚为身上,纵然隐虚为这等高手,终也抵挡不住倾覆一切的连环雷击。

    终于,再最后一记雷击之下,灰飞烟灭!

    一个不知来历的强者,化成不辨形貌的飞灰,与这场战争中的芸芸生灵一样,带着他们不为人知的故事,悄然陨落

    结束了

    身心俱疲的左飞樱长长吐出一口气,纵然有地气加持,连续的施法雷动九天亦超出她承受极限,可这口气还未吐完,却如被当头浇了一桶冰水,顿生战栗的警觉!

    不对!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