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3|君怜花兮我怜君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谢怜收了珠子, 向下望去。简陋的大棚殿里也走出几个神官, 问道:“南阳将军怎么了?”

    只听风信道:“你们看我抓住什么了!”

    他一头从山林里撞出,奔了上来,手上捉着一个黑衣人,众神官大惊:“灵文!”

    被风信拿在手里的正是灵文。风信对谢怜道:“如你所料,灵文果然去取锦衣仙了!”

    取下咒枷后, 谢怜法力暴涨到了可与君吾抗衡的地步, 那锦衣仙自然再也奈何不了他。灵文被花城打为不倒翁, 在大战中失落,时间一过她身上的法术便会自动解开, 不知所踪。但谢怜想到她多半会来取锦衣仙, 于是脱了那衣服,拜托鬼市放出风声, 果不其然, 灵文上钩了。

    灵文作为潜逃犯,虽然被拿住押到临时议事殿中, 却仍不见慌乱之色。裴茗一上来就按着她肩,把她按到桌前坐下, 沉声道:“总算找到你了!灵文,你要付出代价!”

    “……”

    十几位神官也团团围了上来, 个个目光如|狼|似|虎、神情如|饥|似|渴, 几近狰狞。灵文这才稍稍感觉不妙:“……你们想干什么。”

    “砰”的一声巨响,一叠近人高的公文卷宗被摔在她面前,摔得连桌子带椅子都一震。裴茗“啪”的一掌拍在卷宗上, 道:“这些,你处理下。”

    “……”

    灵文似乎松了口气,然而又感到一言难尽。岂料,这口气还没松到底,便听“砰砰砰砰砰砰砰!”

    十七八声巨响后,十七八叠过人高的海量公文都被摔了过来,将她重重包围在其中。

    十七八位神官从卷宗林的缝隙中七嘴八舌对她道:“等你好些天了!快来帮忙算账!”“这些你也都处理下。”“遗漏的部分记得补上。”“最好一个时辰之内把我们这沓整理好!”……

    灵文:“……”

    一天一夜之后,灵文终于从临时议事殿中被放出来了。

    原先乱七八糟的卷宗经过一天一夜的奋战,已经全部处理完毕,分类得整整齐齐。众神官欢天喜地各自领了自己殿的翻查,而灵文已经脸色铁青,眼睛下消失了一段时间的黑眼圈又浮现出来了。

    那边各人翻检完毕,纷纷大喜,裴茗道:“果然还是杰卿比较有效率啊!这下能对上了!”

    “清楚了!真是感谢灵文大人!”

    作为一个犯人的灵文在众多神官的簇拥之中呵呵道:“不敢当,不敢当。”

    见状,昨天没塞卷宗过来、今天殿里依旧一团糟的神官们也坐不住了,围过来道:“那啥其实我这边也有几沓昨天忘了拿来您看看要不然也……”

    灵文:“……”

    谢怜蹲在临时议事殿外吃馒头,吃完了拍拍手,终于把灵文从苦难中解救了出来:“诸位,待会儿再算吧,先让灵文喘口气。”

    从前他发话,必定没什么人当回事,但如今可就不同了。几人都道:“太子殿下说的是。”不敢多言。灵文坐在椅子上,闭眼扶额,等其他神官都出去了,议事殿内冷冷清清没几个人了,她才对谢怜道:“恭喜太子殿下,法身复位啦。端地好计策,真没想到,现在连鬼都是您的信徒了,听您的调派。”

    谢怜道:“那不是我的信徒,是我在鬼市的朋友们。我请他们帮忙而已。”

    灵文点了点头,神情了然。须臾,谢怜道:“灵文,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灵文道:“太子殿下请问便是。”

    谢怜道:“三郎,我是说花城主,他穿过你这件锦衣仙,但锦衣仙对他无效,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灵文道:“原来是这个问题。我以为太子殿下你早就知道了?”

    谢怜怔了怔,道:“愿闻其详?”

    灵文一振衣摆,正襟危坐道:“太子殿下,听过锦衣仙的传说吧?”

    谢怜道:“听过。是你亲手做的。”

    灵文道:“可以这么说。虽然我从没想过这件衣服上凝聚的怨气会让它变成这样一件妖物,但的确是我为了加速须黎国覆灭杀了白锦没错。”

    谢怜专注听着。灵文继续道:“这件衣服在人间辗转里,经过无数人的手,无数人拿到它后都选择用它杀人、害人、骗人。虽然如此也可以消弭它的怨气,但,白锦不是个这样的人。

    “他不喜欢被这些人所用,十分厌恶。所以,当他遇到与他近似的穿衣者和特定的授衣者时,便不会激发怨气,而是会很高兴。”

    谢怜道:“近似和特定分别是?”

    灵文道:“你给血雨探花穿上了锦衣仙,但你对血雨探花并无一丝一毫的嫌隙与加害之心,全身心地信任;而血雨探花,对你也是如此,不,应该说更甚——血雨探花真正让他有共鸣的地方,是就算他没有穿上锦衣仙,你让他为你做什么,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为你做什么。包括为你而死。”

    “……”

    灵文道:“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我能猜到你身边那个少年就是血雨探花所化的原因。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你们的事,但我想不出第二个人会这样了。”

    谢怜道:“为什么?”

    灵文抬手指道:“太子殿下,你脖子上挂的是什么?”

    谢怜一怔,手不由自主抚了上去。

    灵文道:“我曾经见过类似的东西,是那些孤注一掷的鬼魂,送给情人的自己的骨灰。”

    灵文殿经手的卷宗不计其数,见过的确是不奇怪。但其实,谢怜也猜到了。

    但听灵文说出来,还是握紧了那枚晶莹剔透的指环。

    灵文道:“这是很少见稀奇的东西,但因为太漂亮了,而且通常很惨烈,所以印象较为深刻。”

    谢怜道:“什么叫通常很惨烈?”

    灵文道:“被爱恋冲昏了头脑,把自己性命攸关的事物交到旁人手里,是会发生很多可悲可怕的事的。

    “真心什么的,都是给人糟践的。这些骨灰烧成的信物,有的被旁人夺走了,有的被主人打碎了,基本没什么好下场。不过,太子殿下你是个例外。你保存的挺好,几乎滴水不漏了。”

    良久的沉默后,谢怜道:“你说‘相似’‘有共鸣’。所以,白锦将军也是这样的人吗。”

    灵文微微一笑,道:“不然怎么会被我骗?”

    谢怜道:“也不算骗吧。你不会想不到是我故意放消息出去的,但你还是来取了。”

    灵文道:“防身利器嘛。”

    谢怜道:“只是防身利器的的话,你当初就不会冒那么大风险去偷它,失败后还带它去铜炉山了。”

    灵文无所谓地道:“不去铜炉山还有什么办法,因为已经露馅了啊,被太子殿下你抓个正着了。”

    谢怜道:“其实,你想找借口掩饰的话,还是能说得通的。打点打点,就算降降级扣扣功德,也不至于变成逃犯的。主要是……你想助白锦将军成绝,让他清醒过来吧。”

    灵文笑了一下,道:“太子殿下,你不要说的我好像为了它什么都能做似的。毕竟,我可是个六亲不认的人啊,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是这样吗?”

    “是这样吧。”

    ·

    谢怜在皇极观太子峰的残垣断壁上清扫了一番,简单搭了一座小屋,作为暂住之地。这里较偏较远,他有事时就去临时议事殿帮帮忙,没事时就一个人静静待着。

    七八日后,慕情终于补好了若邪,送了过来。谢怜一开门就看见一条白东西迎面扑来,被扑了个眼前白茫茫一片,伸手把那东西扯下来,若邪又开始一条绫扭来扭去了,仿佛在给他展示自己新生后的美好躯体。谢怜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