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9|太子殿下的奇妙记忆漂流 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鬼面人说的方位并不复杂, 就在往南走数里的某山某洞府内。谢怜也有信心, 普通人的速度赶不上现在的他,他一定比三郎属下到得快。

    果然,一个时辰后,他就杀到了那地方,冲进山里就是一阵狂拆乱打, 打得山魈夜猫鬼哭狼嚎, 终于, 找到了那某山某洞。

    虽然那妖怪派头不小,三四百个喽啰给它守门, 对谢怜来说, 却跟三四个喽啰守门没区别。他先还担心敌方实力了得,并未轻举妄动, 但在洞府附近耐心守了一阵, 听喽啰们闲聊编排,才知原来那妖怪这几天也过得够呛。

    “……是啊是啊, 山主好容易才从一个臭道士手底下逃走,吓个半死, 带伤回去的,一回去就屁滚尿流地弃了原来的洞府, 逃到这里来了。”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突然就把大家伙都召走了呢。原来是怕道士来报复啊!”

    “用不着怕呀, 那道士被山主啃了几大口,现在就算能醒,肯定也是稀里糊涂的找不着北呢。”

    “那怎么能不怕呢?山主毕竟是几百岁的知名大妖了, 据说那道士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两掌把它打得鼻歪眼斜,要不是那道士好像身上哪儿有伤给他钻了空子啃了几口,只怕山主就回不来了。”

    “妈耶,哪来的野道士这么厉害!”

    听到这里,谢怜觉得差不多了,就从从容容地走了出去,温和地打了个招呼:“你们好。”

    众小妖喽啰大惊,跳起来道:“什么人!”

    “哪里来的小白脸?”

    谢怜微微一笑,并没有时间解释,直接就往洞里杀去。他随手一抓就是好几个,随手一丢就是几十丈,就算没有法力,也吓得众喽啰尖叫不止:“这个小白脸怎么回事!!!长得忒也斯文!怎么下手忒也粗暴!!!”

    就这么一路拔野草一般畅通无阻地踏进了洞里,谢怜本做好了与一只知名大妖大战一场的准备,谁知进去后,就见一只化成人形的妖怪在地上打滚,抱着肚子哎哟哎哟,哇啦哇啦。

    谢怜先还以为它装模作样,再一看,不似作伪,它肚子隆得老高,仿佛吞了什么好生厉害的东西,于是谢怜蹲下道:“你怎么了?”

    那妖怪大概是痛得神志不清了,一看到谢怜就大叫一声:“来得正好!你!我不吃了!我不敢吃了!再也不敢了!我把我吞掉的东西还给你!消化不了、消化不了呀!”

    谢怜道:“你认错人了吧?你又没吞我的东西,还给我什么?”

    那妖怪却是痛得满地打滚,根本顾不上回答他的话。谢怜不明所以,随手先画了张符,先它收起来再说。十分神奇的是,那符一拍上去,那妖怪居然变成了一只圆滚滚的不倒翁,肚子比别的不倒翁还大上一圈,十分滑稽。谢怜又好笑又惊奇,看了看自己画的那张符,不知怎么会变成这样?是哪里画错了吗?

    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一战简直轻松至极,谢怜出了深山,天色已明。他把不倒翁收进袖里,往城里赶回去。

    自己总算为那位三郎做了一件事,谢怜心情愉快,已经开始想待会儿要怎么把抓到的妖怪拿给三郎看了。他暗暗告诫自己,如果三郎露出惊讶的神色,也要矜持,不可面露喜色。奔波一夜,腿脚略疲,于是,谢怜随便找个摊子坐了,弄了碗不要钱的茶水来喝。

    喝着喝着,忽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冲他喊:“谢怜!”

    谢怜立刻放下了茶碗。

    谁人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在大街上直呼他的名字?要知道,就算是皇族中人,也鲜有如此不敬的,谁不是毕恭毕敬诚惶诚恐唤他一声太子殿下?

    回头一看,那人居然是个平民,提着一只大木箱子,大步走来,喊道:“等等!快等等!你忘了谢怜了!把他也带上!”

    原来不是唤他,只是有个人和他同名。谢怜却更奇怪了。虽然他并不在意避名讳什么的,却也讶异,居然有人敢和他取一模一样的名。

    马上他就知道了,那人说的“谢怜”并不是人。

    谢怜附近还坐着一个汉子,抱着箱子那人走到那汉子旁边坐下了,拍了拍木箱,道:“我把谢怜带来了。记得今天就给你家中供的那位送去!可别不信这个邪,这两位不摆在一起,那可是要倒大霉的!”

    “那是那是。我自然晓得……”

    谢怜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请问……”

    那两人齐齐转头望他。谢怜道:“恕在下冒昧了。请问,这箱子里的是?”

    那人道:“我不是说了吗?里面是谢怜啊。”

    谢怜不解:“可是……谢怜不是太子殿下吗?”

    那两人仿佛觉得好笑,道:“没谁说他不是太子啊,本来就是。你看!”说着,把那箱子揭开了。

    谢怜的眼睛睁大了。那木箱,居然是一个小神龛,神龛内供着一尊灰扑扑的神像,乃是个背斗笠的白衣道人。

    他并不认识。

    “……”谢怜完全无法理解,道,“你们是说,这尊神像就是仙乐太子,谢怜吗?”

    “不然呢?”

    其他人也纷纷围过来了,一半是看他这个稀奇的:“你这年轻人真奇怪,看起来还是位道长呢,如何连这么简单的事也不知道?”

    一半是看这尊“神像”的:“哇!这尊破烂仙人雕的不错嘛!够丧的。”

    “是啊丧里丧气的,一看就觉得是一副倒霉相呢!”

    “好好好!现在看上去越难看,等那位帮他破开了就越好看,最多摆在一起八天就能见效了。”

    “……”

    谢怜茫然道:“破烂仙人?怎么又成了破烂仙人??”

    众人道:“这位道长你真的好奇怪啊!谢怜本来就是个收破烂的呀!”

    “……”

    谢怜并不是很容易生气的人,此刻却微微有些着恼。

    任谁听到别人嘲讽自己是个收破烂的,也不会有多高兴的,他一下子站了起来,沉声道:“诸位是对仙乐皇族有什么不满吗?就算有,你们这样侮辱太子,也不太合乎礼仪吧。”

    众人面面相觑,都笑他道:“说什么呢,合乎哪国的礼仪啊?仙乐国打八百多年前就灭了呀!”

    ……

    一个时辰后,谢怜走在大街上,还有些浑浑噩噩。

    太可怕了。方才接收到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太可怕了。

    “仙乐国怎么会灭?我父皇母后分明还活得好好的啊?而且怎么会是我灭的?我打了败仗?我灭了国?我还被贬两次?我成了一个收破烂的?”

    他一遍遍质问自己,又一遍遍告诉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啊!

    他想说服自己:“这些根本不是真的,一定是什么幕后黑手在搞鬼。”

    可是,所有一切隐隐的不对劲,那些古怪的口音、古怪的装束和古怪的建筑,还有古怪的风信和慕情,都在告诉他,这不是一场噩梦,这里也不是什么幻境。没有任何妖魔鬼怪能创造出这么庞大逼真的幻境。

    真的已经过了八百年了。

    怎么就过了八百年了?

    怎么八百年后的他,变成这样了?

    仙乐国灭了;父皇和母后死了;风信和慕情飞升了。他变成了一个收破烂的。

    怎么会这样?

    不会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谢怜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仿佛背后有无边无际的黑暗逼过来要将他吞噬。忽然,一道红影闪现,一个颀长的身影拦在他眼前,道:“道长,你上哪儿去了?可叫我一阵好找。”

    正是三郎。他还是笑眯眯的,说着就要过来牵他,而谢怜一看到他便浑身寒毛倒竖,大喝道:“你不要过来!!!”

    一喝即止。三郎身形一顿,神色不变,道:“怎么了?”

    谢怜双拳紧握,冷冷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三郎道:“我以为,昨天我们已经谈的不错,不在意这些小问题了。”

    谢怜道:“你骗我。”

    沉默片刻,三郎道:“你已经知道了吗。”

    谢怜道:“我已经知道了,现在已经是……”八百年后了。

    他本来不会这么迟才觉察到那些不对劲的,但这人一直刻意在瞒着他,把他迷得找不着北,否则,他怎么会过了一天才发现真相?

    三郎朝他走了一步,道:“殿下。”

    谢怜又往后退了好几步,喝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打你了!”

    他的声音和身体都在颤抖。谢怜害怕极了。

    怕的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也不是面前这个亦仙亦邪的男人,而是这一整个陌生的世界。这个世界里,他没有骄傲的荣光,没有忠心的下属,没有疼爱他的父母,没有自己的国家,没有爱戴他的信徒。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三郎却还是向他走了一步,道:“别怕,殿下。”

    “……”

    听到这一句,谢怜脸色变了。

    他忽然想起,那些零碎的片段里,那个在他耳边低语“别怕,殿下”的男人。

    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他们的语气和声音,根本就一模一样!

    谢怜气得发抖,道:“是你……真的是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