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九章 亲生父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幽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昭阳看着女儿为难的样子,很是着急。

    “然然,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你就直说。”

    “妈,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到底是是谁。”

    幽然的眼神中有一股坚定地神情,这是昭阳没想到的,她居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然然,你的亲生父亲是谁并不重要,现在我们已经一家团聚了,你难道不开心吗?”

    “妈,我不管别人跟我怎么说的,我只信你嘴里说出来的,这么多年了,我就想知道一个答案。”

    昭阳看着这个女儿,心底有一丝柔软被触动,幽然确实很可怜,她也许不该为了自己的颜面,而让女儿一辈子蒙在鼓里。

    她觉得幽然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谁。

    幽然也看出了昭阳在犹豫,她赶紧又追问了一句。

    “妈,求你了,我也就这点要求。”

    “好,妈是该让你知道,一直以来,是我太自私,并不希望有人再提起当年的事情,更不希望你们这些孩子知道。”

    “当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昭阳试图坐起身来,幽然帮她调好了床的角度,并把她扶起来。

    “我当年跟欧尚的那个董事长,也就是金发,我们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昭阳开始回忆当年的往事,这一段是美好的回忆,她面带微笑的诉说着。

    幽然专心的倾听着自己的母亲讲述她的往事,这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也是有妈的孩子。

    也是有历史有记忆的,小时候,孤儿院的小朋友大多都有童年记忆,唯独她没有,这也是她这辈子感觉的缺憾。

    “小时候,他就说长大了一定要娶我,知道成年之后,我们的婚期也慢慢逼近,可是,意外却发生了。”

    “他悔婚了吗?还是妈你有了其他喜欢的人?”

    “呵呵,都不是。”

    “那是?”

    “金发有个弟弟叫金达,他们两个人年轻时候的长相还是有点接近的。”

    “金达,原来你跟金家的那个二叔也认识的?”

    “是的,见过几面,不多,金发是个要面子的人,而且也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基本都是我们两个人的空间,只有偶尔去他家里的时候才会碰到他弟弟。”

    “是金达不同意你们在一起?还是金达也同样喜欢妈妈你。”

    “金达的性格跟他哥哥金发完全不同,那个人什么事都喜欢藏在心里,让人看不透,但是表面又很随和。”

    幽然边听边表示赞同的点头。

    “金达从来就没有喜欢的人,成年以后据我所知也没有女朋友。”

    “那他?”

    “有一次,傍晚的时候我去金家找金发,他刚好出去办事,我在房间里等他的时候,金达碰巧进错了房间,而且,那天,他……”

    “妈……”

    幽然不敢相信的看着昭阳,但是昭阳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她想继续说下去。

    “金达那天喝醉了,他有些神志不不清,看到我在那个房间里,就……”

    “妈,你为什么不反抗!”

    “你以为我没有反抗吗?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金达用尽全身力气,而且嘴里不停地说着,从小到大什么好东西都是金发的,他就非要破坏他所有的好,他也要占有……”

    “金达,所以说金达是,是我的亲生父亲?”

    昭阳虽然不想承认,但也只能点点头。

    “他怎么会这么丧心病狂?”

    “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跟金发联系过,金达酒醒过后也答应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妈,你为什么不跟金发说清楚,他如果真的爱你,一定不会介意的。”

    “不可以,不能告诉他。”

    “为什么?”

    “因为那太残忍,因为我爱他,不想伤害他,宁愿他以为我是因为生气才跟他分的手,也好过知道那件不堪的往事……”

    “这只是你自己想的啊,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真诚以待?”

    “金发他是个爱面子的人,而且我知道,他的未来不在这里。”

    幽然听了昭阳的这番话之后,万万没想到,这个跟自己关系如此密切的女人,原来有这样一段经历,而且她可以为了那个爱的男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妈,你后悔吗?哪怕一瞬间。”

    “没有。”

    昭阳坚定地回答,毫不犹豫的,幽然一脸的疑惑。

    “然然,虽然我当年的经历听起来很戏剧,很惋惜,但是上天是公平了,让我能在今生跟你成为母女。”

    “妈,我也是,无论如何,能成为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