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千零贰拾五章 心照不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即使袁家公开说把袁沅赶出袁家,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袁沅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却极为冷静处事。这点却是很少有人可以做到,所以即使张芝麻有些肆无忌惮,看袁沅的样子都没有过担心。

    “蔏姐姐,这里不是简单的大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大阵里面的变化,至少有着六个以上的小阵,互相阵移衍变相连,稍有不慎就会被移到另外的阵里去!”张芝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对着向蔏透露一些自己的看法。

    “芝麻妹妹既然这么说,想必这个阵法不是我所能够窥透玄机的了!”向蔏从来不会张扬,当然她自然也看出来,这个阵法里还有一个重大的秘密,那就是阵里许多显露的表象,这个大阵已经残破了。

    一个残破的大阵,依旧可以运行,这本身就是很难令人理解的事情。不然以自己这些人的能力,就是找不到入口,也应该可以慢慢的在不同阵法里活动。但是如今看来阵法阵移过快,随时都可以令人陷入死门。

    “不过芝麻妹妹如果发现什么不同之处,倒是可以说出来,咱们一起分析分析!”向蔏知道这个阵法,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现有人监守,但是向蔏更加明白,从骆冉的话里听到,很难得到这个大阵的秘密。

    “因为这个大阵,虽然小阵很多,但是有些残缺!不过有人修複了一些小阵,让它们依旧可以运行衍化呢!”向蔏发现这阵里的小阵,居然被人修补过了。不用想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说明这大阵里有人,而且如果今天知道这些人来的事情,只要行蹤败露的话,只要这人真的有心,这些人被人干掉也很正常。向蔏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提点张芝麻已经很明显。虽然没有看向骆冉,想必袁沅自然知道是谁!

    试想一个精擅阵法的人,哪里会容许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加上更不知道这些人的出现。因为向蔏的提醒,袁沅却似乎发现自己的机会来了。

    “是不是和这个人商量,咱们就可以出去?”袁沅所看到的脚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留下的。如果这不是障眼法的话,那一定就是假的生门。因为如果真的一就而蹴,想必找到生门的人也不会这么轻鬆!

    “按常理说,这事似乎很简单,但是你认为这种事情,有可能吗?”虽然自己不能马上就行动,不过张芝麻倒是认为,迟早可以利用这个死门,随后可以把所有对阵法的不满,瞬间发泄出来。所以看到向蔏没有吱声,张芝麻倒没有生气。

    毕竟张芝麻也知道,目前这里张家只剩下自己,张鑫敏还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向蔏虽然和自己交流,但是真正要说到是朋友,可能就是来自于各自本命蛊的感应。所以即使袁沅有些隔路,但是张芝麻也没有把她当敌人。

    听到张芝麻的话,向蔏便淡淡的出声说道:“如果懂得阵法,大家就不用累赘了,但是这阵法千变万化,要去这边的话,可以自己选择,不过也可以随意!”

    因为袁沅刚刚这个意外的表现,向蔏似乎感受到她心里的一种兴奋,所以心里明白如果要分辨敌友的话,只会让骆冉这些人更加疑惑。所以向蔏几乎没有迟疑的,那就是继续自己的坚持。

    张芝麻这时丝毫没有冒险的意思,终于可以自己不动神色的剋制,张家的帮手如今几乎是没有,自己还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如果继续和袁沅争吵,结局自然是两败俱伤。

    “我不认为这是生门,所以大家可以仔细考虑一下,按照阵移的规律,应该五分钟之内,这里似乎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不动声色的张芝麻,绝对有着一鼓作气的机会,想到自己刚刚和彭栖一起时,后来过来这边的经历,心里自然便有数。

    所以此时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没有顾忌大家的眼光,张芝麻首次自己谨慎的在周边走着。这个时候的袁沅似乎无法,心里确实也有些憋屈。看着脸色平静的向蔏,只有停止了落脚,反而退开了两步。

    “蔏姐姐,不知道如果咱们分散的话,会不会有问题!”看着和自己稍微并排的向蔏,虽然依旧没有行动,但是张芝麻的语气里,忽然带着了几分轻柔,似乎完全在徵求向蔏的意见。

    “这里可能不管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只要在阵移时没有站错方位,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不过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也有可能被阵移吞噬!”苗疆里这种古怪的修行,曾经使得许多人可以保持着最佳的状态,但是向蔏毕竟没有修鍊。

    所以明明知道袁沅有着手段,如果不论她的为人和心思,看着她的神态倒也温柔无害。想到自己曾经和袁沅联手,向蔏心里带着几分无奈!

    “这点倒也不敢肯定,不过看这阵法的规模,想必你们也感觉到了,不比咱们秘境里的大阵差!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当初布阵的这位高人,应该是咱们苗疆的前辈,说不定就是某个强者一流!”张芝麻田没有表现心思,却带着几分唏嘘!

    因为面对这个大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知道玄妙。稍微知晓阵法的人都明白,要想布置一个这样的大阵,没有非常手段,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所以开始大家才会窃喜的认为,这个大阵里有着危险,不过它的阵眼,一定会有着什么宝贝!

    这时大家似乎都安静了下来,虽然没有人吱声,却都明白富贵险中求。这种大阵阵眼里没有机缘,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所以即使面对巨大的危险,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懂,都想得到阵眼里的好处!

    没有想到虽然看着简单,甚至有人感觉到危险不断,但是此刻看了这阵法的不断变化,很多人更有心思想着结局。不管将要面对什么,显然都是一个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