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1章 广宗黄巾破绽出 兵贵神速凌晨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自量力地来助吾师讨贼。诸君皆为义士,闻备有讨贼之意,遂从备慷慨赴危,来时共三百二十三人,数与贼战,三十一人战死疆场。今备与诸君虽存,然而逝者已去,永远不能再见,从此阴阳相隔,或只能於梦中相会。悲夫!人生之渺渺。悲夫!思往昔之欢愉!念及此,不觉悲从中来。”

    关羽和刘备的义从们交情很好,听得刘备真情流露,眼圈顿就红了,别过脸,悄悄抹去泪花。

    张飞不以为然,嗔目掣刀,奋然说道:“大丈夫因为讨贼而死,这是死得其所,别说只阵亡了三十一人,便是你我共死於此,飞亦无悔也!君何必效妇人模样,悲伤涕泣?”

    “话虽如此说,奈何从此后再不能相见,阴阳两隔,阴阳两隔也……”

    刘备泪流不止,话都说不出来了,好一会儿,在关羽、张飞、简雍及诸义从们的劝慰下,这才止住悲声,振作精神,抽出刀来,环顾众人,说道:“历经鏖战,今天终於要与贼决战,便不说报国安民,只为了给死去的知交们报仇,今日我等就该鼓勇奋力,与贼决死!贼生,我死,贼死,我生,大丈夫誓不与贼共戴一天!”

    战死的三十一人与这些义从们很多是老乡、故交,义从们受刘备感染,想起这些战死的乡人好友,又是伤感,又是悲愤,拔剑在手,指向夜空,同声应道:“大丈夫誓不与贼共戴一天!”

    董卓的部将在一营中。段煨召来麾下得用的秦胡勇士,温言勉励。徐荣带着数十亲卫,威严地按剑巡行,检查部曲的战前准备。

    傅燮营中。傅燮坐於帐前,佩剑插在席边的地上,把麾下各曲的军候分别叫来,一一当面用“丈夫当提剑平贼,澄清天下,为君解忧,为民解患,为己得功名”之类的壮语来激励他们。

    周澈营中,他只带了亲兵两人,轻装简从,巡行各曲。

    他麾下现有八千步骑,这八千人他几乎每个人都能叫得出名字,那些从汝颍时就跟从他的老卒他更是连他们家在何处、家中还有什么人都清清楚楚。对这些豫州的乡人,他以乡谊结之。

    除了汝颍乡人,他麾下还有并州人,还有收编的黄巾降卒。对这些人,针对他们不同的性格,他区别对待之。对勇壮之士他以豪言鼓励,对利禄心强烈的人他许以利禄,对老实之人他不多言,只亲热地拍拍他们的肩膀,对油滑之人他用军法吓唬,对刚投降不久、尚存有疑虑惧怕的人,他温和地表示:临战,你只要跟着我的将旗就行了。

    对各部的主将,他也区别对待之。

    周仓、黄盖是最忠心,也是最可靠,最能让他放心的。行他二人部曲时,他只简单地交代了他二人几句注意的事项,最后叮嘱说道:“广宗黄巾颇勇,临战需稳,万不可轻身犯险,要以谨慎为上。”周仓、黄盖应诺。南凌是横路旧人,忠心也没什么问题,不过相比周仓、黄盖,这个人其实有些心计,且功名心强,行他的部曲时,周澈故作说笑似的对他说道:“从汝颍打到这里,总算碰上大鱼了!你要是今天能把张角抓住,我保你一个万户侯!”南凌虽知这不可能,亦登时斗志昂扬。

    韦强也是横路旧人,且是周澈的“故吏”,忠诚也没问题。相比周仓、南凌,此人之长处不在勇武而在稳当,横路旧人里如今掌兵的不少,南凌、庆锋、韦强部下各有数百人,要论治军严整,令行禁止,韦强第一。他又处事灵活,诙谐慷慨,甚能得部众之心。对韦强,周澈是非常满意的。行他的部曲时,周澈说道:“伯驰、阿庆都是猛锐之士,不及你稳重,临敌交兵时,你不要上前,带着你的部众留在他们的后边,替他们看好后阵。他们若克贼垒,你就与他们并力向前,他们若有急,你就速速救之。”韦强笑道:“是,君请放心!”

    庆锋、典韦同为悍将,性格不同。

    庆锋暴烈,争强好胜。典韦忠直,感荀贞之恩。周澈对他两人也区别对待。

    对庆锋,他严厉地约法三章:“没有军令,你半步也不能动,不许冒进。退兵的命令一下,不管你打得顺不顺手,必须马上撤回,不许停留。临敌交战,记着你是一曲之主,好生带着你的部众杀贼,不许恃勇斗狠,丢下部曲去追杀贼将。这三条,只要你违反一条,等到战后,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庆锋挠头咧嘴笑道:“是,是,绝不敢违。”

    对典韦,周澈以仁孝恩义用之,笑道:“老典,广宗离陈留不远,今日击贼,你如能立下大功,想必用不了几天,你的战功就传到你家里去了。汝母闻之,不知该有多少高兴呢!”典韦忠孝,闻言登时浑身力气,应道:“主公,你就且看我今日如何杀贼,为君扬名!”

    又行江伟、方悦部曲。

    江伟、方悦部是以周澈亲兵为基础分离出去的,以并州兵为主,可以说是周澈最亲近的一个部曲了。周澈在并州的威望,并州兵视周澈为再生父母,没甚么可多说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又对何仪、李复这班降将,周澈不以降将来视他们,像对待周仓等人一样的对待他们,何仪、李复皆感恩。

    ……

    三更到,营门开。

    按照皇甫嵩安排好的次序,汉军各部次第出营,在营外列阵。

    汉兵虽然没有点火,但数万步骑行动,动静还是很大的,黄巾军及时发现了异常,城外营中的渠帅、小帅们急忙叫醒兵卒,仓促地也出营列阵。

    正如周澈的预料,昨天下午黄巾劳军,士卒们不少饮了酒,夜里睡得也晚,事起仓促,被将校们催赶列阵的兵卒们许多连衣甲、兵器都没有拿或者拿错了,乱糟糟一团。

    好在汉兵人众,列阵需要时间,而汉营距离黄巾兵营也有一段不近的距离,倒是给黄巾将校争取到了一点调整队列、组织阵型的时间。

    卢植先前在广宗城外挖掘了壕沟、筑起了矮墙,在没有战事的时候,这些壕沟、矮墙可以困住城内和城外营中的黄巾兵卒,但在发起总攻的时候,这些壕沟、矮墙就变成妨碍了。皇甫嵩早有预备,在汉兵主力列阵时先遣派了三千精壮,背负土囊、扛着圆木,直奔堑围,没用多久就填平了足够大军通过的壕沟并推倒了城南大部分的矮墙。

    四更,也即鸡鸣之时,汉兵做好了所有的进攻准备。

    四更就是后世的凌晨一点到三点,这个时候人是最困的,黄巾兵卒中很多都是刚刚入睡就被小帅们连踢带打地给弄醒了,懵头懵脑地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被赶出帐篷,匆匆的略一集合又被赶出营中列阵。城外营里共有黄巾兵卒五六万人,五六万人一窝蜂地从营里拥出来,乱得不成样子。即使趁着汉兵列阵的空,黄巾军渠帅、小帅们加紧整队,效果仍是不佳。

    皇甫嵩登上营门口的望楼,居高远眺。

    此时夜色深沉,遥可见敌营内外火光通亮,并不断有新的火光亮起,这是后出营的敌人在打起火把,又闻战马嘶鸣,黄巾的骑兵从侧门出来。侧门是留给骑兵专用的,可因为黄巾步卒太乱,很多人找不到自己的营头,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跑,把侧门都给堵住了,黄巾骑兵们或挥起马鞭猛抽,或提刀乱砍,把堵路的步卒驱散,艰难地外行进。

    皇甫嵩笑道:“贼将倒也知先遣出骑兵护卫,以防我军突袭。”

    周澈远望敌营,说道:“可惜贼营太乱。督帅,今日贼军必败了。”

    依照皇甫嵩的安排,在今天的决战里周澈的部众被分为两个部分,一部由周仓、黄盖、典韦、陈到、何仪等率领,一部由周澈自带。周仓等皆为悍将,他们的任务是先击,周澈乃皇甫嵩麾下最为得用的一人,他的任务是留在皇甫嵩的身边,到关键时刻再上阵。

    皇甫嵩转顾本部兵马,数万汉军依照他预先的军令已然尽数出营,整整齐齐地列在了营前。

    整个汉兵的阵地总体上分为三部:中间是步卒,此乃中坚,是作战的主力,人数最众。两翼是骑兵,负责奔袭,左翼主要由三河骑士组成,右翼主要是董旻、牛辅等所带之秦胡精骑。诸部将校的使者络绎从各阵奔来,到望楼下高声禀报:“某某部列阵已毕,候将军令!”

    皇甫嵩在看汉兵阵,周澈也在看。

    他先找到了周仓、黄盖、典韦、陈到、何仪诸人。他们是先击的队伍,很好找,就在汉兵步卒的最前边。

    三千人组成了一个突击锐阵。典韦部在锐阵最前,周仓、陈到部并列在典韦部的两翼,何仪部在中间,黄盖部在最后。疆场临战时,军法虽然规定兵卒不得说话,但出征的这些汉兵里招募的精勇占了不小的比例,相比正规军,军纪较为散漫,不少阵中都有兵卒们交头接耳的现象,而周仓等人的阵中却鸦雀无声,从望楼上望去,三千兵卒肃立如林,安稳如山。

    周澈满意地收回视线,又往望楼的近处看去。

    皇甫嵩乃是主将,虽然他所在的位置前有数万汉兵步骑,但左右仍是得有中军扈卫。望楼的周边和近处尽是汉兵的精锐部队。江伟、方悦等部亦在其中,为方便出击,他们的位置在这些中军精锐的最外侧。

    目光从江伟、方悦等部掠过,转到他们的旁边,这里是刘备、关羽、张飞所部。

    皇甫嵩问邹靖借刘关张的目的是想用关张的勇武来击广宗死士,在广宗死士没出现前,他们不必出击。刘备跟着卢植也打过几场仗了,但那几场仗的规模都不大,而且他当时都只是以普通一员的身份参与,今天他却被皇甫嵩留在了身边亲自指挥,皇甫嵩还拨给他了一批精甲铁矛,供他装备义从,他既兴奋又紧张,为能得到皇甫嵩的重用而兴奋,为即将迎击的大敌而紧张。广宗死士悍勇,老实说,对到底能不能击破他们,刘备也没什么底。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