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温浅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女孩白了他一眼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摆了摆手。“还没介绍一下呢,我叫温浅溧你呢?”

    “南霓,霓虹的霓”

    “南霓?好奇怪的名字”温浅溧嘀咕了一句“气运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我自然不能瞎说。虽说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是很多人都知道,月兔一族当真如此,世人皆传这是被天道选中的族群,只是可惜不能修炼。”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向雪雾森林更深的地方走去。

    南霓在记忆里左右寻找月兔的影子,但也只是有一个很模糊的影子,九尾狐对此并不是十分了解,所以并未留下有用的记忆。

    走了半晌,南霓突然拦下了温浅溧,眉头微微皱起。

    “前面有人在打斗,离得不远。”

    温浅溧听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仔细听”南霓闭着眼,耳朵轻轻颤动“有三人,两人持剑,另一人没有武器,他已经受伤了。”这是九尾凤栖狐的天赋之一,不仅可以听身辨位,还可以根据声音的共鸣和灵力的波动做一个大致的推断。

    “你这是什么耳朵啊”温浅溧有些将信将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过去看看?万一有月兔的消息…”

    话还没说完,南霓突然睁开眼睛,拉着她的手向一边的树丛里闪去。

    “向这边来了”

    温浅溧有些莫名其妙,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不过半晌,两人的视线里闯进来一个人,那是一个白衣男子,此刻的他满头大汗,遍体都是剑留下的划痕,血已染透了大半身上的衣服,显然已是重伤。

    而后出现的是黑红两个身影,几乎是疾驰而来,从一棵雾霜树上落下,稳稳地停在离白衣男子不远的地方。二人双手持短剑,脸上带着面具,身上穿着披风,从身形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

    红衣女子拿剑指着白衣男人,轻喝道“你带走的东西在哪?”

    那男人冷笑,充满蔑视的眼神狠狠扫着二人。“陌离橖,你莫要以为我怕了你,若不是你二人偷袭,我怎会被你们重伤,我虽修为不高,但也不是尔等化虚境可比的。”

    南霓和温浅溧对视了一眼,这几个人并不是妖族,竟是人族的修者。化虚境是人族的第三境界,这白衣男子看来至少是第四境的修为。

    被叫做陌离橖的红衣女子没有开口,反倒是那黑衣的男人说话了“兵不厌诈,安河,你大意了。”说罢,右手举起短剑,挥出一道剑影。

    安河此时躲闪已是晚了,那黑色的剑影狠狠地劈在了他身上。

    “你若是说了,我们可以考虑留一个全尸给你。”陌离橖说道,慢慢走过去,在安河面前蹲下,单指勾起安河的下巴“我们不怕杀了你,雪雾森林是南泥宫的地方,我们兄妹杀了你,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嫁祸给南泥宫,你覆蛰洞天只管去和南泥宫纠缠吧,哦,我忘了,你已经是覆蛰洞天的弃子了,哈哈哈哈。”

    女人娇笑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想来面具底下更是一张勾魂夺魄的角色容颜。

    “你当真不说?”黑衣男子也走上来,对着安河说道。

    安河抬头扫了他一眼,转头在地上啐了一口“恶心的魔族,尽是下作的手段。”

    两人都没说话,黑衣男子背对着他走了两步,突然一个转身,剑光吞吐,速度快到根本看不清动作,下一刻安河的头颅已经尸首分离。

    南霓倒是还好,旁边的温浅溧若不是紧紧捂着嘴,早已叫出了声。

    那两人在安河的身上翻找了好一会儿,却是什么都没发现,就连一枚融戒里也是空空如也。陌离橖不屑的将融戒扔在一边,对着她哥哥说道“看来真不在他身上,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主上都这么看重。”

    “主上只说是一只黑色的盒子,至于盒子里的东西连我也并不知晓,走吧,回去禀报了主上,还希望他不要怪罪。”

    陌离橖点了点头,二人身形隐没,向着同一个方向,几个呼吸之间就没了踪影,只剩安河的尸体留在地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